「好的大哥,小弟一定安排妥當。」

「對了,把那個貝特先生也叫過來,我迫不及待想要與他見面了。」

李然在電話中對李正說道。

「小弟明白,我等會兒便給他打電話。」

「那就這樣,到時候來機場接我。」

說完,李然便掛斷了電話。

緊接著,李正又給貝特打了電話。在電話未接通時,李正吐槽道:「媽的,今天是不是跟電話過不去了,左一個右一個的。」

很快,貝特便接通了:「李總?你可算是想起我了。」

李正笑道:「哈哈哈,貝特先生說這什麼話呢,我們倆這樣的合作關係,就算是不聯繫幾天,那也斷不了,斷不了。」

「李總這是有什麼新的想法了嗎?」貝特在電話中說道。

「是這樣的,我的哥哥從雷諾斯國過來關市,點名了要與你見面。」

「嗯?你的哥哥?他怎麼知道我的?」貝特的語氣很是驚訝。

「之前我向他介紹過你,總之,貝特先生,今天晚上八點左右,在天龍閣等候你的光臨。」

「行,到時候我一定到。」

說完,貝特掛斷了電話。

接電話之前的他,正在把弄著「獵魔」的3D列印模型,他對各個部位的很多細節都做出了修改,準備讓那些實驗人員進行製作的準備。

李正的這一通電話打亂了他原本的計劃,他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上了二樓,來到了那個少女的房間前。

那個少女沒有關門,她在房間內坐在梳妝台前看書。

「咚咚咚」

貝特敲了敲門。

「小兮,晚上爸爸要出門一趟,你一個人乖乖在家好不好?我會把飯菜提前給你做好。」

那個少女沒有理會貝特,依舊是在認真的看著書,過了一會兒,她才將書本合上,然後把目光移到站在門口的貝特身上:「你能帶我一起去嗎?」

那個少女這一問倒是將貝特給問懵了。

「啊?小兮你想去嗎?可是今晚上爸爸見的人,都是不好的人,我不想他們知道你的存在。」

「那好吧,我在家便是。」

那個少女將目光從貝特身上移開,接著打開書本繼續看書。 「三千萬…..全都由喜劇表演部自己來統籌?」

會議室再現嘈雜之聲。

不少人都向王雷和李銘這邊投來了羨慕眼神。

如此一來,就算喜劇表演部今年啥都不幹,部門裏都會很寬裕。同時還有不少人看向秦川的時候露出了絲絲同情。

如果秦川依舊在喜劇表演部的話就能享受到這份紅利,可惜….他跳入了另一個坑。

新政之下,電台部將會變得無比艱難。

「情況就是這樣,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現場問!」

這時,主持會議的關世全再說道。

「團長,我這邊有個問題!」

台上關世全話音剛落,下面就人舉手。

舉手的是雜技團的部門負責人。

「請講!」

關世全點頭。

「我想問一下,各團收支自理后獎金的發放標準是什麼?畢竟某些二級團體收入很多,一旦將本年所得全部發放…恐怕會引起非議。」

雜技團部門負責人問道。

「就是,這怎麼算?」

不少部門負責人開始交頭接耳,這也是他們關心的問題。

「到年底的時候團里財政部門會進行統一核算,會將利潤的百分之五十留作下一年儲備金,百分三十上繳團總,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用作獎金髮放。」

關世全順手拿起了一份文件。

這個問題上面已經想到,早就制定好了方案。

「百分之二十!」

聽到這般,不少部門負責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比例真的不少了!

想想看,如果某部門一年結餘一千萬,百分之二十就是兩百萬。比以前要高不少。

「所以…..年底能拿多少各憑本事!」

「明白了團長!」

「再誰還有問題?」

「再沒了…..」

一眾部長齊齊搖頭。

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其實意思就一個,誰掙得多拿的多,而且人員成本最後也會核算到整體利潤里。

到時候不一定就是那個下屬單位人多就佔便宜。

用最少的人做最多的事,才能將利益最大化。

綜合來看,這次改革確是有利好的一面。

「行,既然大家沒有問題,明天上午紅頭文件會正式下發到各部門手中,大家遵照執行即可!」

再次掃過眾人,關世全看向了坐在另一側張青,

「為了配合此次深化改革,下面有請張副團長宣佈幾項人事任命!此次人事調動后原則上短時間內不再做調整。」

「人事任命?」

下面眾人忍不住再嘀咕。

今天的這個會真的是重磅新聞一個接着一個,能在大會上宣佈的人事任命一般動靜都不小,肯定是為了配合這次改革。

「咳咳!」

主席台上,張青調了調話筒。

「下面我宣讀上級部門人事任命決定書!」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孫文副團長、楊興副團長前往部里脫崗學習六個月,在此期間,所有部門直屬領導直接向團長彙報。」

「兩位副團長脫崗學習?」

坐在前排的夏世文和丁仁峰下意識的對望。

果然,該來的終究是來了….能想像的出來,這兩位一旦學習回來,其中的一位肯定是接手團長的位置。至於是誰?

目前還不好說。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正式任命秦川為電台部部長,副處級!入選部委特殊人才引進培養計劃!」

下一刻,台上的張青再讀文件。

這次,眾人到是沒有意外。

這個調整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今天只不過正式官宣而已。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正式任命王雷為歌舞團第一副團長,正處級!」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正式任命李銘為合唱團第一副團長,正處級!」

然而接下來的幾道任命卻是令現場一片嘩然。

什麼情況?

喜劇表演部的兩名主帥要調換部門?剛才他們還在羨慕王雷和李銘,說喜劇表演部這下能寬裕一次,結果…..

意外歸意外,很多部長也能理解。

這次喜劇表演部大出風頭,二人相當於是受到嘉獎升職了,級別都比原來高了一級。

算是好事。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原歌舞團副團長丁仁峰任後勤部,任部長,原後勤部部長周洋任喜劇表演部部長!」

「經上級部門研究決定,原後勤部副部長張忠威,任喜劇表演部副部長!」

宣讀依舊在繼續。

……..

開完會已經是下午三點,秦川走出了會議室。

他是真沒想到一次改革會引發這麼大的變動,不但喜劇表演部整體換帥,好多部門也都換了新帥,

顯然,上面是想打亂原有體系,讓大家儘可能的處於同一起跑線上。

但….這些依舊難掩電台部的窘況。

在開會之前,秦川還想着能不能向團里申請一些資金,好嘛…..一個會開完,最後的希望也徹底斷掉。

「川!」

就在這個時候,背後忽然傳來了王雷的身音。

「王部長!」

秦川點頭。

能看得出來,王雷此刻的心情很不錯。其實換做是誰升職加薪心情都會很不錯,喜劇表演部固然經費充足,但行政編製的升級顯然更重要。

「川,是不是很意外?其實這是好事!感覺上面早就有改革的想法了,只不過最後一刀才落下來。」

拍了拍秦川肩膀,王雷一笑,說到。

「好事?」

秦川有些不解。

「川,這次的改革其實釋放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信號.」

王雷看了看四周,刻意壓低了聲音。

「哦?」

「就是唯創收論,創收是第一位的,各個分團的主營業務才能有多少?如果所料不差,接下里各個分團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開闢新業務!歌舞團拍戲也不一定…..喜劇表演部接綜藝節目也有可能,總之只要賺錢就行!」

王雷是個老江湖。

當團里領導宣佈改革的那一刻他就聽出了不同的味道。

以前團里都是審批項目,歌舞團拿歌舞類的項目,喜劇表演部只拿和喜劇有關的東西,團里接到的項目也會按照各團主營進行分配。

現在…不一樣了!

只要分部有錢了,想搞什麼都可以。

「這麼說我們電台部除了電台也可以搞其他項目了?」

一聽,秦川恍然大悟。

就說領導在最後開會的時候一直在強調腦子要靈活,要善於抓住機會。

「嗯!只要有資金,一切都不是問題。」

王雷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古御中宮有主,羲禾帝君完成了他的計劃。

其他人雖然有些不甘,但也只能接受,畢竟從一開始就已經察覺到崑崙在謀划中宮。

崑崙對這種事最為了解,不然也不至於能走在那麼前面。

「居然找無雙拳神幫忙,難怪能夠成功。」大地母神看着天空,沒有收回目光的想法。

因為古御中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