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王綰大人來了,想見陛下一面?」

親衛道。

丫的!

這不是打擾朕的好事嗎?

二人剛有熱度,突然被人打擾,心中真的非常不爽。

不過呢?

王綰這人特殊,不能視而不見。

「讓他在客廳稍候,朕馬上就來。」

胡亥道。

「遵旨!」

親衛道。

胡亥起身,虞姬迅速幫胡亥洗漱、穿衣,胡亥才緩緩走出房間,進入客廳。

「草民見過陛下!多謝陛下不殺之恩!」

王綰道。

「王大人,坐下吧!咱們也有些時日沒見面了,看到你身體依然強壯,朕心慰。」

胡亥道。

「多謝陛下關心!草民一個老頭,平時沒啥事,種種地、養養花、讀點書。」

王綰道。

胡亥心中在想,始皇帝都不採用的建議,老頭不會又要向朕建議吧!

再實行分封制,那是開歷史倒車,怎麼能同意呢?

「陛下,草民在宛城,看到《百家講堂》上敘說,秦軍連續二次給予匈奴人重創,實在是可喜可賀啊!」

王綰道。

「王大人,您老也看《百家講堂》那雜誌啊!」

胡亥道。

「陛下,草民一直在看,辦得非常好。還有陛下印刷出來那些書籍,很得民心。」

王綰道。

我呸!

什麼得民心?

是滿足你們讀書人、書生的愛好吧!

對普通老百姓有用嗎?

全民掃盲還未執行,與百姓有屁關係啊!

幾名讀書人、書生就能代表天下人。

拉倒吧!

「王大人,那您老有什麼好的建議呢?」

胡亥道。

「陛下,草民胡亂講了,請陛下饒恕草民胡言之罪。」

王綰道。

「說吧!不論王大人說什麼,就算出格的話,朕絕對不會追究責任。」

胡亥保證道。

「陛下,《百家講堂》辦得確實好,有呂太公主持編輯,我們很放心。

不過,陛下,怎麼能讓呂雉一名婦人參與進去呢?這樣真的不好,婦人從來不能上桌。

還有,朝中草民聽聞,好多女子出任高位,臨駕於男人頭上,這也不符合傳統習俗。」

王綰還要說下去,直接被胡亥打斷。

胡亥越聽越氣憤,臉上黑線越多。

這TM的什麼話啊!

老頑固!

老僵化!

胡亥平和一下心中憤怒之情。

「王大人,在朕最困難時候,上百萬叛軍進攻虎牢,宛城、武關投降。

在那種情況下,有書生、讀書人,有男人出來為朕分擾嗎?沒有!

一個都沒有!是朕身邊的女人帶兵作戰,抵抗叛軍。是那些女人幫助朕處理政務,

穩定關中地區。說難聽點,是她們為朕抵抗叛軍、抵抗匈奴鐵騎、治理政務。

那個時候你們這些大佬在什麼地方?現在國家眼看要安穩了,又跳出來說三道四,

不覺得可恥嗎?在朕面前,你們這些大佬,有什麼資格議論朕身邊的女人?

你們配嗎?朕不治你們的罪,並不是怕你們。

而是沒必要,歷史要發展、文明要進步,這是歷史車輪,誰也阻擋不住。」

胡亥道。

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誰也不敢再說話。

胡亥非常生氣!

。璇風瓑浼氬啀璇.. 陳二狗見到賓士車上下來的人後,一臉驚喜。

「小子,你完蛋了,我們黑虎幫老大親自過來了!」

這個時候,他渾然不知狀況,依舊朝著楚楓惡狠狠的威脅。

艱難的拖著身子,朝著不知為何愣住的黃黑虎爬去,像個索命的野鬼。

一邊爬,一邊嘴上還念叨著:「老大,你要為為我們報仇啊!」

他都沒有想到,自己今天被打竟然讓黑虎幫老大親自出動了,這下自己丟的面子指定能找回來了。

只見黃黑虎身形終於動了,他抬起一腳狠狠跺在陳二狗的背上。

噗……

陳二狗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顧不得哀嚎,只是滿臉茫然的望著黃黑虎。

「幫主,我是自己人啊……」

陳二狗哭喪著臉,委屈至極的說道。

不等他說完,黃黑虎卻是一把拽住他的頭髮,拖著就走。

來至楚楓身前,他撲通一聲跪下,虎首低垂,沉聲道:「小人不知道陳二狗冒犯的是您,還請大人恕罪!」

周圍的人全都傻眼!

堂堂黑虎幫的幫主,天江城黑道大佬,竟然給這兩個人跪下認錯!

這兩個人……身份何其恐怖!?

陳二狗幾個人面如死灰,就算他們再蠢,自然也不難看出楚楓的身份,非同小可!

今天他們是踢到了一塊鐵板上了!

「黑虎幫主,你的小弟還真是霸道,當街欺凌弱小,你身為幫主,該怎麼處理,還用我說嗎?」楚楓面無表情道。

「楚先生放心,我一定會給您滿意的答案!」

黃黑虎轉頭看向始作俑者陳二狗,眼神中的怨恨和憤怒交織在一起:「來人,給我將這個狗東西的狗腿打斷!」

噗通!

陳二狗聽到這話,直接癱坐在地上,驚慌失措道:「楚……楚先生,不對,楚爺爺,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吧!」

然而楚楓卻是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幾個赤身大漢立刻走上前來,將陳二狗從地上拖了起來。

咔嚓,咔嚓!

兩聲骨骼爆裂的聲音響起。

陳二狗的雙腿直接被那幾個赤身大漢打斷。

陳二狗雙眼一黑,險些疼厥過去,趴在地上慘叫連連。

眾人見著如此慘烈的模樣,心中發毛,卻連口大氣都不敢喘。

「小的回去之後定將這廝扒皮抽筋,以泄大人之怒!」

黃黑虎打完陳二狗之後,砰砰砰的磕了三個響頭,誠懇道。

趴在地上陳二狗聽到黃黑虎的話,似乎想到了什麼,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自家老大的毒辣手段,他怎能不知,此話,絕非空口胡言,自己回去之後,不死也要掉層皮!

「大人……我知錯了,小的該死,我……我把錢都還給他們,我還雙倍!」陳二狗臉色蒼白道。

「你這手底下的人不乾不淨,欺壓百姓,侮辱英烈,若是沒你這做大哥的撐腰,他們哪裡來的底氣?」

楚楓殺意凜然,整條街道的溫度驟降,眾人如墜冰窟!

黃黑虎更是嚇得渾身發抖道:「楚先生,您說怎樣,黑虎願意受罰。」

「簡單,回去后建立一個烈士陵園,將天江所有犧牲消防人員名單刻上,三日內竣工,逾期,死!」

「竣工之後,你黑虎幫全體人員,在陵園跪三日,期未滿,若敢起,死!」

隨著楚楓話音一落,血劍手握長劍朝著旁邊空地憑空一斬。

轟的一聲巨響,街道掀起一股漫天塵埃,煙霧散去,步行街路面竟然被斬出了一道三米長的劍痕!

這一劍的威力,可想而知。

如果斬在人的身上,恐怕瞬間就得將人斬成兩段不可。

這得何等可怕的力量!

黃黑虎等人嚇得瑟瑟發抖。

「另外,賠償他們一千萬費用,可有異議?」楚楓冷聲問道,猶如地獄勾魂使者。

「沒……沒有!」

黃黑虎虎目驚睜,顫聲答道。

這般武力,殺他們猶如殺狗耳!

從支票簿上撕下一張支票,顫顫巍巍的寫好數額,簽了字,雙手遞給楚楓。

「滾吧。」

楚楓大手一揮,眾人如釋重負,連滾帶爬的上了車,溜的飛快。

陳二狗被黃黑虎直接拎走,嘴裡還在不停的喊著:「老大,我知錯了,饒了我,饒了我……」

「饒你M個頭,招惹誰不好,非得招惹這個瘟神,看老子回去怎麼打死你的!」

黃黑虎今日折損顏面,錢財,都是因為陳二狗而起,所以他怎麼能放過這個始作俑者,怒氣沖沖的帶著陳二狗離開。

等到黑虎幫眾人散去,楚楓恢復和善面孔。

「老伯,我送您回去吧,今後就不必再擺攤了,這一千萬,您收下。」

楚楓將支票塞入還一臉獃滯的老翁手中。

「這……這我不能收。」老翁回過神來,慌忙將支票還給楚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