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繼續上路,兩天的路程很快就過去了,三人來到了一片山脈附近。

「就是這裏了。」阿……

《圖騰甲》第538章意外 他猛地從沙發里站起來,攜著一身危險的殺氣,逼向秦舒。

隨着他的靠近,秦舒全身的肌肉都繃緊起來。

垂在身側的手掌,下意識地握成了拳。

三步。

兩步。

一步……

秦舒做着深呼吸,在燕景離自己僅有一步之遙,並且朝自己伸出手的這一刻,她出其不意地扣住了他手腕上的經脈。

「燕大少,以你的手段,為何不用以命換命的法子,把你體內的血螈清除?卻非要承受發病時的痛苦?」

燕景猩紅妖異的眸子冷冷盯着她,眼中有一瞬間的分神。

秦舒輕嗤了一聲:「你無非是捨不得!捨不得血螈帶來的體能上的強化。徒手打死一頭狼,這是你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吧?」

「你已經愛上了這種親自動手的感覺,如果沒有血螈的力量支持着你,就你原本的身體狀況,用手無縛雞之力來形容也不過分!」

首發網址et

話音落下,燕景猩紅的眸子裏已然掀起滔天巨浪。

他語氣森沉:「秦、舒!」

趁着他情緒大亂的這一瞬,秦舒眯了眯眸子,用上全身的力氣,使出提前在腦海里模擬了一遍又一遍的過肩摔。

她以為,就像自己那天對付黑衣殺手一樣,也能將燕景撂翻在地。

卻還是低估了這個男人的身手。

她的確成功將他用過肩摔給甩了出去。

可是他在即將落地的一瞬間,卻敏捷如豹,以詭異的姿勢扭轉了身體角度。

最後安然無恙落地。

只晃了晃身形。

一個交手,就讓秦舒認識到了自己和對方的差距。

而且她很清楚,自己已經失去了再出手的機會。

燕景蒼白的臉上瀰漫着陰森可怖的氣息,血紅色的雙眼更是深得彷彿漩渦,帶着致命的危險。

他幽幽開口,一字一句:「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秦舒只覺得深深地無力感。

她漠然說道:「要殺要剮,放馬過來吧。」

話音剛落,早已等不耐煩的燕景化身猛獸,將她撲倒在地。

秦舒閉上了眼,放棄掙扎。

既然已經嘗試過沒辦法反抗這個男人,那又何必費力氣,去滿足他的凌虐欲?

「啊!」

儘管如此,他牙齒咬進她脖頸一側的血肉時,無法忽視的劇痛還是讓她控制不住地尖叫出聲。

這比用刀割痛十倍不止!

秦舒渾身都忍不住顫抖,冷汗涔涔而下。

她在心裏提醒自己,一定要撐住。

因為這個變態男的折磨才剛剛開始!

可是,讓人意外的是——

在咬破她的脖子之後,燕景就沒再做其他的舉動,而是如同靜止一般,伏在她的身上一動不動。

那模樣,就像一個吸血鬼!

而秦舒也確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血液正在被他吸走。

這……又是什麼變態行為?

難道是想讓她失血而亡?

秦舒簡直要瘋。

但是她被燕景死死地壓在地上,只能眼睜睜感受着血液流失。

燕景不是吸血鬼。

也不可能真把她的血吸光。

幾分鐘之後,他慢慢停了下來。

從秦舒的頸間抬起頭,滿意地看着身下的她。

他伸出猩紅的舌尖,舔了舔唇角殘餘的血色,似在回味:「果然,鮮血的味道,好極了。」

變態的話從他嘴裏說出來,秦舒無力吐槽。

她虛弱地睜開眼,看到燕景邪氣森然的黑眸時,猛然錯愕。

在吸了她的血之後,他居然恢復正常了?! 先是一個冰系技能,將鬼魂冰封,然後準備一劍解決了他!

「若兒小心!」藍曦若正準備揮劍的時候,夜華傲焦急的聲音傳來。本能的,藍曦若直接閃進空間,那凌厲的攻擊就落到了這鬼魂的身上。

鬼魂應聲倒地,藍曦若憤怒的向身後看去:搞什麼,竟然還偷襲?

這一看,藍曦若愣住:藍影疏,藍悠悠?後面還有兩個庶出,藍曦若不認識。

竟然是——藍家的人?

在這個節骨眼上相遇,藍曦若可沒覺得這是什麼好事啊。

剛剛發出那一擊的人,是藍悠悠。她在看到藍曦若的那一瞬間,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她!

「你瘋了!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藍影疏直接變臉,呵斥道。

藍悠悠望著藍影疏,無比委屈:「哥哥,我這不是想要幫藍曦若嗎,誰知道差點傷了她……對不起嘛,我不敢了。」

這委屈的樣子,藍曦若真的是噁心。

她沒心情看他們兩個兄妹情深的樣子,但是也不願意現在就推門進去。不然,這幾個人該和她搶東西了。

「別忘了爹爹的警告,你最好安分一點!」藍影疏的聲音依舊不帶一絲絲的感情,望著藍悠悠,似乎就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自知自己理虧,藍悠悠不再反駁,只是望著藍曦若的眼神充滿了仇恨。

藍曦若的聽力很好,她自然就推測到了,這次那藍家的狗家主藍寧召應該是囑咐了他們,不讓他們殺她,等她將好東西拿回來之後再進行處置。

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盤啊,藍曦若感嘆。

只是可惜,他算計錯人了。她藍曦若,還沒蠢到會把自己得到的東西拱手讓人。

這樣想著,藍曦若望著藍影疏他們:「你們來幹什麼?」她的語氣很不善,就像是質問一群侵略者。

藍影疏冷冷的看著她:「自然是感應到有好東西,所以來取。」這話說的倒是輕巧,在藍曦若看來,諷刺的很。

「你是怕我一個人私吞了,想來監督的吧?」藍曦若絲毫不讓,望著藍影疏開口。

藍影疏皺眉:「藍曦若,你不要太過分,如果不是家主吩咐,我現在就殺了你!」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裡帶著殺機。

喲喲喲,嚇唬她?

藍曦若忽然就笑了:「是嗎?那多謝那個狗家主了。」說著侮辱的話,她笑靨如花,看起來很是賞心悅目。

藍悠悠的目光更加狠毒了,她望著藍曦若那張臉,嫉妒的很。她想……毀掉她!至少,毀掉那張臉。

等藍悠悠再看到夜華傲、龍王和赤玄的時候,簡直驚訝到了極點:天哪,世間竟然還真的有如此俊美完美的男人!

特別是看到赤玄那張臉,她的心就忍不住的跳。

這貨,估計是比較喜歡姐弟戀的。

「要不要打一場?」藍曦若挑釁道。其實她很好奇啊,兩個同樣有隨身空間的人對在一起,會是什麼結果呢?

藍影疏冷哼:「這是你自找的,輸了可別怪我!」

藍曦若挑眉:「人家好怕怕來著。」

藍影疏直接走到藍曦若面前,仰著頭,看起來很是不屑的樣子:「讓你知道頂層大陸和你的區別,你就乖乖知難而退吧!」說著,直接催動靈力上來。

藍曦若眨眼:差距?

想多了。

從來都只有她和別人的差距,還沒有過什麼別人和她的差距呢。她藍曦若才不願意活的那麼憋屈。

藍曦若催動靈力抵擋,嘴角帶著笑意:「我說啊藍影疏,你這麼多年都是怎麼過來的,不會一直在修鍊吧?」她帶著幾分戲謔的意思問道。

藍影疏本來不想回答的,但是看到她那戲謔的目光之後就有些受不了了:「還有殺人。」他冷漠的回答,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

殺人?

藍曦若有些不理解:「你是在替藍家殺人嗎?替那個狗家主?」她問著,腦海里已經飛速運轉起來,想要拼湊出點什麼。

藍影疏的眸子一利,攻擊直逼到了藍曦若的面前:「那是我爹爹,不是什麼狗家主,如果我再聽到你這樣侮辱他,小心我殺了你!還有,我替藍家殺人怎麼了?阻礙藍家發展的人,都該死。包括你。」

他的語氣涼涼的,沒有一絲絲的感情在裡面。藍曦若都懷疑這貨是沒有心的。

藍影疏的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麼度過的。他修鍊修鍊再修鍊,然後在一次超級家族舉辦的比武中奪得第一,一舉成名。從此,他是天才的消息在整個大陸傳開。

藍寧召本來就看中他的天分,這一來就更加註重對他的培養,還時不時的交給他一些任務,說是什麼磨練他一下。

其實,就是去殺人的。

那些家主,那些下人,那些所謂的天才,以及膽敢挑釁的修鍊者們……這麼多年,死在他手裡的人數不勝數,他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到底殺過多少人了。

他不反感,也不感興趣,只是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作為藍家的一員,他就應該替藍家掃除所有的障礙。

這樣的心理,直到現在都還存在。

藍家家主說該死的,他就認為該死。藍家家主說有用的,他就注意去發展關係。總之,藍家家主說什麼,他就做什麼。沒有自己的思維,沒有自己的判斷,一切以藍家家主的話為準。

也就是說,他只是——一個工具,而已。

藍曦若看著這張充滿戾氣的臉,嘆口氣:「藍影疏,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你在藍寧召那個狗家主的面前,只是一個工具而已。沒有情緒不會發脾氣,任勞任怨而且百依百順,比一個殺手都好用的多。」

她說的稍微有些重了,藍影疏皺皺眉,凌厲的攻擊就砸了上來,

藍曦若輕巧的躲過,有些憐惜似的注視著藍影疏:「你知道嗎?其實啊,你是那個最可憐的人,連自己的情緒都沒有呢。這麼多年,你好好想想,到底有誰真正關心過你,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循循善誘的味道,望著藍影疏,不讓他逃避。

藍影疏有了一瞬間的恍惚:誰真正關心過他?他真正想要的……想要的是……什麼呢?

然而,片刻他又緩過神來,咬牙切齒:「藍曦若,你休想挑撥離間,爹爹和娘親都很關心我,我什麼都不想要,你休想用這種下作的手段來影響我!」

影響?

藍曦若瞭然:原來自己已經影響到他了啊。

很好!

「是嗎?可是啊,我可是看出來了,你好像不怎麼開心喲。」藍曦若笑的歡暢,「我從來沒見過你笑,也沒見過你哭,任何情緒在你身上好像都是不存在的,你是死人嗎?」她躲過藍影疏的攻擊,勾勾唇。

死人?

沒錯,只有死人才沒有任何情緒,只有死人才不會反抗,也只有死人,才會絕對的忠誠!

藍曦若的話,在藍影疏的心裡再次掀起巨浪,他忽然大喊一聲,靈氣爆發,他直接將藍曦若逼到了牆角:「藍曦若,別以為我會聽信你的話,告訴你,做夢!」

然後,再次發動攻擊。

藍曦若輕笑,對上去。

這一擊,兩人看起來是平分秋色了。

只有藍曦若自己知道,其實她是落於下風的。因為她剛剛受了一些內傷。

但是在藍影疏的面前,她才不會表現出來。

「藍影疏,這麼多年你一直都呆在頂層大陸,實力也不過如此嘛。我一個來自下層大陸的都能和你打成平手,嘖嘖嘖,你慚不慚愧?」藍曦若故意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眯眯眼睛說道。

藍影疏的眼睛微微眯起來:「藍曦若,你這是在挑釁我嗎?」他的聲音有些低沉,似乎是有些動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