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巴掌扇在公輸般的臉上,「看到了沒有,你老子永遠都是你老子,想要反抗我,等你的實力強大再說吧。」

公輸般已經鼻青臉腫,吃力道:「糟老頭子,我現在是八級煉器師,很快就能超過你,你得瑟什麼?」

姬棄好似聽到了莫大笑話,不屑一笑。

「八級你就驕傲了?你是不是忘記你老子我已經進入九級煉器師五百年了。我當真看不起你,我姬棄,堂堂千年難遇一個的天才,怎麼會有你這般蠢笨的兒子。你進入八級煉器師,也至少有五百年了吧?哼!臭小子,學著點吧!在你干不過你老子我前,你最好夾緊尾巴做人,看我再不順眼,你也得給我憋著。」

他幽幽地看了一眼顧雲墨三人,冷哼道:「不好意思,最近有家事要處理,招待不了你們了,還請速速離去。」

顧雲墨:……

老娘這是受到遷怒了?

站在城主府門口,她無奈地嘆息一聲。

男人心,真是難以估摸。

阿郎有點擔憂,「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啊?宇文護都還在等著我們呢。」

一想到宇文護都拿著金算盤,大罵特罵的模樣,顧雲墨渾身一抖,甩了甩頭。

冷靜冷靜!

這做房子的人還在叛逆期,先等等。

否則一不高興,不僅不給她做房子,給自己找麻煩,宇文護都不得將她的皮拆了。

「宿主,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人。」天書有點意外。

「不,我怕被念叨。」

現代那會兒,養母南宮離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坐在她身邊說東說西,小到地上的一顆西瓜子,大到國家大事。一件事,能說個上百遍。

她曾真誠地建議:「媽!您是不是進入更年期了?」

南宮離一巴掌拍在她頭上,怒道:「什麼更年期,你媽才進入叛逆期。」

這叛逆期一直貫穿了她的一生。直接給顧雲墨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師父,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阿郎亮出雪幽,眼神幽幽。

顧雲墨按了按眉心。

這孩子也有叛逆期?

「走吧。」她輕聲道,「等一等。」

煉器城內溫度偏高,外界花花世界中該有的青樓酒館,能讓人性奮的地方,這裡一概沒有。

男人們赤胳膊露腿,站在烈焰大爐前,雙眼炯炯。

好似那燒出來的不是靈器,而是未來的媳婦兒。

「對我們來說,成親什麼的,都沒煉器重要。」對上顧雲墨審視的眼神,公輸般指著自己腫如氣球的臉,驕傲道:「這對我來說沒什麼影響。」

「你怎麼出來的?」

「這有什麼難得。」他神秘兮兮地湊近,輕笑道:「我有寶貝,大寶貝!有了它,就沒有我躲不過的追捕。」

顧雲墨眼睛一亮。

「統子,有寶貝!」

天書神秘一笑,「你還曾將那寶貝砸到泥坑裡去了呢?」

「走吧,我去給你們建房子去。」公輸般笑了笑,「答應你的,我一定會做到的。」

顧雲墨當即拉住他,「你一個人要建多久?」

他掰扯著手指一個一個地數,自信昂然。

「如果不追求質量和檔次的話,百年時間。如果想要樣樣精品的話,估計要千年。不過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我公輸般,言出必行,絕對不會不守諾。走,你宗門在哪兒?我們去吧……」

顧雲墨一腳將他踢回去,怒道:「給老娘回去,將你爹哄好。」

公輸般不備,身體倒飛如影。

「哎喲」聲響,公輸般面色大變,彈跳起來,飛奔離去。

「大人,我知道了。現在我就回去哄我爹。」

徐福雙眼咬牙切齒的朝著公輸般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混賬玩意兒,跟他爹一樣混球!」

顧雲墨目不轉睛,朝前走去。

「站住!」老人一把拉住她的肩膀,氣勢洶洶。

蒼雲天氣勢迸發,一掌打退老人。

徐福後退數步,擦去嘴角血絲,灰白雙眉微揚,輕笑一聲。

「想不到聖魔尊竟然會屈尊降貴來這煉器城,真是讓人意外的很。」忽而,他神色一冷,雙眸發光,「老夫很久沒有痛痛快快打一場了,哈哈……」

只聽那老人狂笑一聲,飛奔而來。

蒼雲天面色冷陳,沖了上去。

有個小孩偷偷拉走顧雲墨,「姐姐,你快跟我一起躲起來。」

。 吃完飯,李哲對沈歆一說:「陪我去超市賣點東西吧?」徵得她同意后,兩人一起來到超市。

「你很喜歡吃零食嗎?」見李哲一直在往購物筐里扔零食,沈歆一問。

李哲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我還以為只有我們女生喜歡吃零食。」沈歆一想了想,又解釋了一句,「其實我平時不太吃零食的,吃多了很容易長胖。」

你就別欲蓋彌彰了!

李哲不禁心中好笑。「那你一般都喜歡吃什麼零食。」

「嗯……我比較喜歡吃甜食,像cheese蛋糕、提拉米蘇,還有芒果布丁,水果當中我最喜歡吃的就是芒果了,就是芒果太貴了。」一提到好吃的,沈歆一整個人都來了精神。

「但吃甜食很容易長胖的。」李哲故意說了一句扎心話。

「哎呀,你別說了,我當然知道吃甜食容易長胖,可我一想到,那麼多好吃的東西都不能吃我就好心痛,你知道嗎?」沈歆一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李哲又忍不住笑了,覺得這個女孩太有意思了。

他順手在貨架上抓了幾包芒果乾,一起扔進了購物筐里。

結完賬,從超市裏出來,李哲把裝滿零食的大袋子放到了沈歆一懷裏,說:「幫我拿一下。」

「你一個大男生自己不拿,讓我這個小女生拿。」沈歆一雖然嘴上吐槽,還是伸手抱住了袋子。

李哲笑笑,又帶着她到超市旁的水果攤子買了一些橙子和芒果。

在兩個人買水果的時候,不遠處有兩個女生對他們指指點點,其中一個女生更是直接走了過來。「你就是昨天迎新晚會上唱《紙短情長》的李哲吧?」女生很落落大方。

「你好,我是李哲。」李哲禮貌的點點頭。

「李哲,我特別喜歡你那首《紙短情長》,唱的太好了!」女生說着目光看向沈歆一,「這就是筱喬吧?長得真好看,你們兩個真是男才女貌,太般配了!」

這時,另一個女生也跑了過來,「李哲、筱喬,你們兩個真在一起了?」

李哲在迎新晚會上的大膽之舉,經過一夜的發酵,已經傳遍了,讓他成為了學校的「知名人物」。

這兩個慕名而來的女生,明顯是把沈歆一誤會成筱喬了,面對這種情況,沈歆一有點不知所措,用詢問的眼神看向李哲。

李哲笑着解釋說:「謝謝你們的支持,不過筱喬我還在追,這是我很好的一個朋友。」

一聽不是筱喬,兩個女生的神色明顯有些失望,又說了幾句類似,祝李哲早點追到筱喬,希望再次看到他的表演的話,然後就離開了。

兩個女生漸漸走遠,李哲隱隱能聽見她們在小聲議論。

「那個女生居然不是筱喬!」

「也不知道她是誰,看起來跟李哲的關係很親密。」

「是啊,李哲還給她買那麼多零食。」

……

經過這一場誤會,李哲和沈歆一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

李哲笑了笑說:「走,我送你回去。」

一路兩人都有點沉默,李哲將沈歆一送到女生宿舍樓下,又把手裏裝着水果的袋子遞給了她。「你上去吧,我先走了。」

李哲說完,對沈歆一擺了擺手,轉身就離開了。

沈歆一低頭看了眼懷中的袋子,急忙說:「等一下,你零食忘拿了!」

「我不吃零食的,都是給你們買的。」李哲頭也不回的說。

看着李哲遠去的背影,又看看懷裏的零食,沈歆一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她小聲嘀咕了一句,只是聲音太小,隨風消散了。

沈歆一抱着一大袋子零食,提着水果走進宿舍,室友見狀紛紛圍了上來,「乖乖,你是打劫超市了,哪來的錢買這麼多零食?」

晚上,李哲從花店取了一大束玫瑰回到宿舍,發現賀志剛他們都從市裏回來了,王之恆花四千多買了一個戴爾的筆記本電腦,賀志剛和楊浩也分別買了一個新手機和mp4。

在07年,電腦還沒有那麼普及,洪城師範學院的學生大多數也都來自農村或工薪階層,有錢有勢的也不會來這個普通的二本院校。因此有錢買電腦的還真不多,甚至不少家庭貧困的連個廉價手機都沒有。

像王之恆這樣,剛開學就捨得花四五千買筆記本電腦的,家境算是不錯的了。

看三人圍坐在電腦旁在看電影,李哲把花束擱在自己桌子上,拉了把椅子也在旁邊坐下。

「哲子,你還要送花啊,這一大捧有上百朵吧,也太浪費錢了,還不如直接去表白算了!」賀志剛說。

「沒那麼多,只有81朵。」

李哲原本是計劃,以2的倍數送玫瑰送滿11天,再跟小喬表白的,只是不知為何,突然就覺得有些意興闌珊。

他是真的喜歡小喬嗎?

應該有一點,但也只是男人對漂亮女孩的好感罷了。

上一世,李哲的大學生活是灰色的,小喬是其中少有的色彩,他只是想彌補遺憾,抓住這曾經可望而不可即的色彩而已。

李哲也很清楚自己為何會動搖。

是因為沈歆一。

這個女孩,完全符合了他心中的理想型女友。

在李哲走出花店的那一瞬,他甚至想直接拿着這束玫瑰,就去跟沈歆一表白。

但這種衝動很快被他的理智克制住了。

李哲早已不再是當初那個二十齣頭的大男孩了,他深知不能因一時的衝動而做決定。

再多的喜歡也扛不住時間的消磨,也耐不住世俗的紛擾。

他真的有信心能守住沈歆一過一輩子?

就算他能保證自己,沈歆一呢?

要知道人是會變的,感情也是會變的,一見鍾情易,長相廝守難。

何況他早已下定決心,不再輕易付出感情,只要不認真,就不會輸。

就在李哲糾結的時候,一條短訊幫他下了決心。

張優:「趕緊過來,有人搶先來跟筱喬表白了!」

看着手機上的短訊,李哲眼神一凝。

有人「偷塔」?

真是不講武德,竟然搞偷襲!

這要是讓對方偷塔成功了,他之前在晚會上的公開告白豈不成笑話了? 望著小桌上斑斕閃閃生輝的朔玉,那壯碩漢子眼中閃爍著熱切的慾望,

對於一個普通小老百姓來說,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見到過這麼多朔玉,

若是能夠一下子得到這麼多錢財,無疑是天降橫財,

不過,這麼多錢財突然一下子出現在一個普通小老百姓面前,換誰估計心中都會覺得不太真實,

葉青陽仍然是目光灼灼的看著那壯碩漢子,「只要你把我們父子送到玄陰山脈,這裡所有朔玉都是你的,你看怎麼樣,」

「這位大哥,這個確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路途太過遙遠,且途中兇險至極,再說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妻兒,確實不太方便,」那壯碩漢子頗有些為難的道,

葉青陽笑了笑,言道:「這位兄弟,我知道你心中有所顧慮,這樣你看如何,這些朔玉,你可以全部即刻取走,拿回去交給你的家人保管,待你將家裡所有事情交代完備之後,咋們再出發,你看如何,」

那壯碩漢子目光在葉青陽臉上微微掃過,然後目光重落到小桌上,望著閃閃生輝的一大包朔玉,又望了望葉青陽那無比真誠的目光和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