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囂心思複雜,沒人能夠想到。

就這麼短短十來個呼吸,任囂的內心已經對李天之有了全新的認知。

果然。

沒多久大漢帝國那邊的將領真的頂不住壓力了。

他們開始聚集起來商量。

期間李天之等人看在眼裡。

他們商量的時候竟然還發生了爭執。

但由於他們使用了隔音陣的緣故。

李天之等人並不知道大漢帝國那些將領吵了些什麼內容。

當大漢帝國將領商討完畢后。

其中一個統帥模樣的將領陰沉著臉走了上前。

隨後對著大軍指揮起來。

「全軍後撤半里!」

大漢帝國統帥的命令剛下。

大秦帝國這邊的將士們頓時爆出來一陣唏噓,眼中儘是鄙視。

這種時候,誰先軟下來,誰就是慫逼。

顯然,大漢帝國的軍隊就是慫逼。

大漢帝國的軍隊垂頭喪氣的後撤了半里后,兩軍也拉開了足夠的距離。

「無知!」

大漢帝國統帥鐵青著臉,盯著大秦帝國那邊暗暗的罵了一句。

在他看來,他們大漢帝國撤退完全是有有利的。

至少這個時候爆發戰爭,雙方都會有相對的緩衝。

在這期間他們大漢帝國軍隊有足夠的時間變換陣型,布局戰略。

這也是大漢帝國將領後撤半里的原因。

因為不後撤的話。

他們大漢帝國的軍隊會十分吃虧。

大漢帝國的將領們認為。

他們大漢帝國作為老牌帝國,無論是軍陣還是戰略部署,都會比大秦帝國要強!

如果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排兵布陣。

他們大漢帝國就能大大的降低將士們的傷亡。

「陛下英明!」

蒙恬看到大漢帝國軍隊乖乖後撤之後也反應了過來,對著李天之欽佩道。

「陛下英明!」

王翦,李信同時道。

他們神色激動。

看著李天之眼中都隱隱有著一絲崇拜之意。

李天之有些愣。

自己怎麼個英明法?

「陛下,沒想到您對大漢帝國將領的心思把控得如此準確。」

「您是怎麼做到的?」

蒙恬眼中的崇拜之意也隱藏不住了。

他也覺得李天之就是把握住了大漢帝國將領們的心思才做出看似衝動實則巧妙無比的決定。

李天之此時看著蒙恬等人有些無語。

自己什麼時候把控大漢帝國將領們的心思了?

剛剛自己不過是想要將大秦帝國的硬氣表現出來而已,沒想到會被他們誤解了。

不過,李天之也無所謂。

誤解就誤解吧。

不想解釋,省得越解釋越麻煩。

蒙恬見李天之沒有回他話,這倒是讓他有些小尷尬。

「可能是陛下覺得我太笨了無法理解他的想法,讓他失望了吧。」

蒙恬心裡尷尬的想道。

大秦帝國與大漢帝國兩國今天的對峙事件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了天武大陸的各大帝國、各大勢力。

當漢皇得知了大漢帝國在與大秦帝國交鋒中竟然在士氣上輸了一籌之時。

在大漢帝國皇宮上朝的他直接大發雷霆。

「廢物!廢物!這是一群廢物!」

「整個天武大陸現在都在盯著大秦帝國,前線那群廢物竟然表現得如此窩囊,氣死朕!氣死朕也!」

「來人!傳朕旨意!給這將前方的統帥給朕撤了!撤了!」

漢皇的怒火讓整個大漢帝國朝堂的文武百官都瑟瑟發抖。

臨陣換帥這事情漢皇都下旨了。

可見漢皇心中有多氣憤。

不過,想想也是。

被一個新晉帝國打臉。

這讓漢皇以後在帝國帝皇的圈子裡還怎麼混?

當大漢帝國新統帥正要趕去邊境時,突然有急報傳來。

「報!」

「啟稟陛下,大秦帝國秦皇出現在大秦帝國邊境!」

「什麼!秦皇出現在邊境?」

漢皇猛的從龍椅上站起來,臉色狂喜。

。 難道說他就是個木頭?

還是說他已經喜歡了沈心怡,所以不會再看其他的女生了?

王若儀感覺很傷心,但說到底方然和她本來也沒什麼,不過就是初中做了一個月的同桌而已。

只是她不想就這樣結束。

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他了?可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講台上,王若儀看着座位上的方然和沈心怡,不停的在心裏詢問自己的內心,越問越不舒服。

好在她一直一來都是一副冰山的樣子,外人也看不出什麼。

這時,蘇穎重新回到了舞台中央,她挽著王若儀的胳膊,輕輕搖了搖,想讓她清醒一點。

別人看不出來王若儀現在的狀態,但蘇穎一切都看在眼裏。

可現在她也什麼都做不了,像方然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男生,根本就找不到弱點,無從下手。

最關鍵的是,他也不是渣男,反而很專一,而且說實話初中是他幫了王若儀,他不欠王若儀什麼,是王若儀欠他的。

哎,頭疼。

蘇穎緊緊的和王若儀挨在一起,她生怕這個閨蜜就這樣摔倒了,或者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什麼事情。

好在王若儀並不脆弱,初次對待感情,她現在只是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你們的舞蹈很不錯,看得出來是花了一番心思的,有沒有興趣往藝術生髮展啊?」舞蹈老師譚清點評道。

這話一出,座位上的學生們瞬間就睜大了眼睛。

這可是今晚第一個受到如此讚揚的節目,像之前的都只是草草點評兩句罷了。

不過大家眼睛也不瞎,王若儀和蘇穎的節目確實水準很高,再練一練感覺都可以出道了。

王若儀沒說話,蘇穎大方的回答道:「謝謝老師的肯定,我們倆這舞是小時候練的,只是興趣愛好,不準備做藝術生。」

「那可惜了。」譚清表示惋惜。

不過她也能理解,她看到這兩個女生都是實驗班的,說明成績很好,確實沒必要做藝術生。

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個明星夢。

在清水一中,絕大多數體育生或者藝術生都是成績不好的,很少有成績好的學生去選擇藝考和體考。

因為這裏不是市中心的學校,幾乎沒有家長從小就對孩子的以後做出了明確的規劃。

在他們眼中,反正先把書讀好再說,學習搞好就是王道,至於以後幹什麼從事什麼工作,等考上好大學再說吧。

像王若儀和蘇穎這樣的,即便她們想當藝術生,家長估計也不會同意。

「有請下一組節目……」

蘇穎扶著王若儀回到了座位上,節目仍在繼續。

一回到座位,蘇穎就感覺到四周有人在往她們這裏看。

顯然是剛剛她們的表演讓很多男生注意到了。

對於這樣的目光,蘇穎從小到大都已經習慣了。

男生嘛,都是這樣,看到好看的女生總會去瞟兩眼。

膽子大一點的,可能還會上去搭訕。

再就是同一個班的,因為覺得自己配不上就把喜歡深深藏在心裏,不讓外人看出來,直到畢業也沒人知道。

等到多年以後回憶起來,或者看到畢業照,再想起當年那個暗戀的女孩兒。

以上的種種,蘇穎都一清二楚,在這個校園青春劇泛濫的年代,她什麼樣的見過。

不得不說有些青春劇拍得還挺真實的,所以蘇穎已經習以為常。

只是方然這種,她真的是頭一次見……

就是不知道在他的世界裏,王若儀到底是女主角,還是路人甲。

蘇穎正在為好閨蜜發愁,這時前排的黃仁斌轉過頭來笑着搭話:

「你們跳得挺好啊!小時候上的哪個舞蹈班?」

王若儀理都沒理,平時她還會做做樣子,表示禮貌,現在心情很差,樣子都不想做了。

蘇穎則是明顯感覺到黃仁斌說話時有看她,這和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黃仁斌說話時目光從來都只是在王若儀身上,現在發生了這種改變,很明顯是剛剛舞蹈的原因。

所以察覺到了這一點,蘇穎也不想理他了。

雖然黃仁斌長得很帥,但她也不差。

黃仁斌也不是她的菜,她對他沒什麼感覺。

特別是現在見識到方然這種專一到可怕的男生,再看黃仁斌的善變,蘇穎更對他沒有什麼好感。

蘇穎最近體育課時看到有一個打籃球很厲害的男生,長得也挺帥,似乎球場上就沒人防得住他,蘇穎感覺自己對那個男生比較感興趣。

只是現在因為王若儀的事情,讓她暫時無暇顧自己而已。

沒人答話,黃仁斌吃了癟,只能默默轉過頭去。

他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魅力,但不得不說,眼前的女生是他的第一個挑戰,也是最大的一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