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發生,康美就知道了,看到有粉絲主動對付李安安樂享其成,誰知道馬上就引火上身,那個經理竟然是那麼噁心的男人。

剛好踩到了所有女人的死穴,引起公憤,反而讓李安安風光一把,太讓人意想不到。

當然她也知道這背後有人在給李安安洗白,可是偏偏成功了,讓人措手不及!

祝小珍憤怒「隨便你!」

康美被祝小珍的怒火嚇到,她知道是因為褚逸辰所以小珍才會脾氣差。

「對了,我聽說褚氏集團的跑車要新的代言人了,你可以和褚夫人說說,試試。」

祝小珍笑「你是蠢吧,我和李安安那麼像,換成我,還有什麼意義!」

康美覺得也是,於是不敢說話。

「不過小珍,這也證明了李安安在一步步失寵對吧,你的機會來了」

祝小珍聽到這裏,心情才好點「下午幫我約最好的化妝師和美容師,今晚我要驚艷全場!」

起碼讓所有人明白,褚逸辰身邊已經換人了,現在能站在他身邊的人是她。

康美「好的,已經幫你約好了,禮服也會送過來,保證你今晚一定會驚艷全場的。」

她打聽過了,龍總未婚妻只是一個姿色平平的女人,那麼今晚小珍一定會是最驚艷的。

祝小珍掛斷電話,對今晚的宴會充滿信心。

那邊阮潔還在發火。

「李安安想洗白,我不允許!」

阮潔氣憤。

現在網上說得李安安像是個英雄一樣,簡直沒腦子,忘了她之前那些噁心的事了。

尤其是李安安的黑色短裙的照片,竟然還被不少人喜歡。

呵呵,果然娛樂圈甜美的女人太多了,竟然喜歡這種壞女人。

「一會兒,我讓人把昨晚我和傅藝橫一起吃飯的照片發出去,之後再發一張李安安和傅藝橫親密說話的照片,呵呵,李安安休想洗白!」

她語氣發狠,不會給李安安翻身的機會。

女人厭惡喜歡動手動腳的男人,同樣也厭惡小三!發自內心的厭惡。

「哈哈,阮潔你這招真是狠,這樣看誰還幫李安安說話,竟然插足別人感情,所有人口水能把她淹死!」

三個女人得意地一笑。

呵呵李安安一個人,還想和她們這種小團體斗,簡直是痴心妄想。

祝小珍在一邊聽着,心裏得意,挺好的,阮潔也出手,看李安安怎麼洗白,好戲還在後頭呢。

只是再次打湯義的電話,還是打不通,讓她惱火。

湯義說最近換了地方住,具體也不知道是哪裏,所以還要派人去把他找過來嗎?

她沒那麼閑,她還要打扮得光鮮亮麗地參加宴會,讓褚逸辰愛上自己。

偷香 看着這樣擔心的顧驚鴻,穆守安忍不住微微一笑,問:「這件事和你也沒有什麼關係,你為什麼這麼緊張?」

聽到這話,顧驚鴻下意識的就想要反駁,說:「這件事怎麼和我沒有關係,你不知道,這個主意……」說到這裏,顧驚鴻突然反應過來什麼,連忙捂住自己的嘴,沒有繼續說。

然後還做賊心虛的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之後,這才鬆一口氣。

她沒有看到,穆守安看着她的表情可以說是意味深長。因為他知道,自己猜對了。這樣的主意,恐怕也就知道顧驚鴻能想的出來了。明明漏洞百出,但是卻讓人無從查證。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時候,穆覺晚正好從皇宮裏出來,看到兩個人。明明應該轉身離開,但是穆覺晚還是過來了。

「驚鴻。」

在聽到穆覺晚的聲音之後,顧驚鴻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這個穆覺晚。還真的是陰魂不散。

回過神來之後,顧驚鴻轉過身。假笑的看着穆覺晚,行禮:「小女顧驚鴻,見過三王爺。」

穆覺晚微微皺眉,很顯然並不滿意顧驚鴻的這個態度,但是卻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他看着顧驚鴻,開口說:「驚鴻,女孩子出門在外,還是要小心一些比較好。誰知道那些圖謀不軌的人,什麼時候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北安呢?她不是身手還不錯,怎麼沒有跟在你身邊,你萬一要是出事怎麼辦?男女之間,還是防範一些比較好。」

穆覺晚話里話外,都是在提醒顧驚鴻男女之別。說話的語氣,就好像兩個人還是一家人一樣。

顧驚鴻勉強的笑了一下,敷衍的說:「多謝三王爺提醒,驚鴻知道了。」

聽到這話,穆覺晚才算是滿意。然後才回過頭看着穆守安,開口說:「九皇叔,作為長輩,還是不要有什麼不應該有多想法。否則的話,對我們大家都不好。」

這一次還沒等穆守安說話,最開始不耐煩的人竟然是顧驚鴻。她實在是討厭穆覺晚用一副家人的語氣和自己說話,這樣實在是太虛偽。

她抬起頭看着穆覺晚,開口說:「臣女要是沒聽錯的話,最近邊關出現異動。如果三王爺真的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還是多關心一下邊關將士們比較好,至於小女,還是不讓三王爺操心了。」

說完之後,也不理會兩個人的表情,直接就轉身離開,上了馬車。

看到這一幕,穆覺晚的臉色十分難看。反倒是穆守安,看起來很愉悅的樣子,開口說:「皇侄,本王這個九皇叔還是想要提醒你一下。有些人啊,不是你想掌握就能掌握的。更何況,你們兩個人現在已經和離,顧驚鴻的事情,已經和你沒有一點關係了。」

聽到穆守安這樣說,穆覺晚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他看着對方,開口:「這件事就不用九皇叔操心了,本王和驚鴻之間只是還有一些誤會需要解釋清楚。只要把這些誤會說清楚,自然就會在一起。至於那個和離書,本王是不會承認的。」

穆守安微微挑眉,看着穆覺晚這個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樣子,還是忍不住笑了,說:「放心吧,你一定不會成功的。」

此話一出,穆覺晚更加生氣,甚至還想要動手。但是現在正是下朝的時候,周圍還有很多人沒有離開。特別是太子,現在都還沒有出來。如果這個時候動手的話,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處,

想到這裏,穆覺晚抬起頭看着穆守安,問:「九皇叔,你是不是喜歡顧驚鴻!」

穆守安一點也不意外穆覺晚會這樣問,畢竟他的目的看起來已經很明顯了。但是他也沒有直接承認,而是看着對方,說:「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聽到穆守安這樣說,穆覺晚的警惕性更是直接提高。他看着對方,說:「九皇叔,你不是不知道顧驚鴻意味着什麼。如果你們兩個在一起,不說別人,你覺得父皇會同意嗎?你們是對他皇位有直接威脅的人。如果你們在一起的話,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算了,難道你還要讓顧驚鴻也受到牽連嗎?」

穆守安微微皺眉,很顯然,穆覺晚說的話讓他並不是很開心。他抬起頭看着對方,說:「這個並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情,皇侄,有這個時間,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邊關的事情比較好。」

「你……」穆覺晚還想說些什麼,王大人在兩個人的身後走過來搭話。

「九皇叔,三王爺。」王大人行禮。

穆守安低頭看了他一眼,漫不經心應了一聲,然後才開口說:「好了,本王想起來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就不在這裏陪二位了。你們要是有事的話,請便。」

說完之後,穆守安直接就轉身離開。

「恭送九皇叔。」

王大人禮數周全,讓人看不到毛病。當然,穆守安也沒有那個心情去挑毛病。

等到穆守安離開之後,王大人這才抬起頭看着穆守安,說:「三王爺,目前我們的羽翼尚未豐滿,前面還有太子虎視眈眈,如果這個時候得罪九皇叔的話,實在不是上上策。」

聽到王大人這麼說,穆覺晚猛地轉過頭,看着他說:「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本王不如九皇叔?」

王大人連忙低頭,否認說:「三王爺明鑒,微臣不是這個意思。」

穆覺晚心中更加煩躁,他一想到剛剛穆守安沒有否認自己的質疑,心中就開始苦悶。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誰也不知道估計你到底。顧驚鴻到底會選擇誰。萬一要是真的選擇穆守安,那麼自己這段時間都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

王大人讓他不要和穆守安對上,但是他偏偏不服輸。不過就是一個皇叔,再大也大不過當今皇上。他可是王爺,又怕什麼。想到這裏的時候,穆覺晚甚至已經開始喪失理智。因為王大人的話,直接就激發了他心兄的勝負欲。

。 一頓晚飯,吃的還算是和諧。

起碼在李道強眼中是如此。

他看的有趣。

綰綰講的高興。

小龍女聽的認真。

其他人····不重要。

飯後散去,李道強沒有多說什麼,今天經歷的事夠多了,讓小龍女和綰綰各自緩緩吧。

一夜平靜。

第二天早上沒有用餐。

一個多時辰后。

「大當家、小魔師方夜羽來了,求見大當家您。」

房門外,丁春秋恭敬的說道。

「讓他先等著。」李道強淡然說了句。

「是。」丁春秋應道,轉身下樓。

房間中,李道強不忙不急的繼續修鍊。

直到龍象般若功運轉數個周天後,才起身下樓。

樓下大廳中。

方夜羽帶着幾道身影安靜的等著。

此時,哥舒天、年憐丹他們都已經出來了,默默等在一旁。

綰綰也跑了出來看熱鬧。

小龍女沒有出面,對這些事她沒有興趣,哪怕年憐丹等人當日要對付的是她。

見李道強的身影出現。

方夜羽立馬露出帶着尊敬的笑容行禮道:「晚輩方夜羽見過大當家。」

他身後之人也跟着紛紛行禮。

李道強也露出了看晚輩的笑容,略帶欣賞的看眼方夜羽,微微點頭:「不錯。」

「多謝大當家誇獎。」方夜羽不卑不亢、只帶着尊敬道。

李道強走到主位坐下,淡然的看着方夜羽。

方夜羽瞭然,謙聲道:「大當家、此次四王叔和六王叔知道事情后,就深感歉意,不知情下、對李夫人出手。

六王叔本想親自前來表達歉意,不過前線戰事緊急,六王叔脫不開身,所以就讓晚輩前來,向大當家表示歉意。」

說着,躬身一禮。

「呵,思兄也是太過客氣,此事思兄畢竟不知情。

而且都是一些下屬所為,龍兒也沒有大礙,此事就算了吧。」李道強大氣的笑了下,一副大度、豪邁的說道。

旁邊的綰綰心中翻白眼。

還真是不客氣,直接稱呼龍兒。

呸。

「多謝大當家。」方夜羽鬆了口氣、尊敬道。

說完,懂事的手一揮,身後一人拿出一個錦盒。

畢恭畢敬的送到李道強面前,丁春秋快人一步上前接過,就直接打開檢查。

「大當家,這一共七百萬兩銀子的銀票,還請大當家收下,原諒年憐丹等人的所為。」方夜羽客氣道。

李道強一笑,眼神中更多了一分欣賞,開口道:「年憐丹五百萬、金輪一百萬,另外四人一人八萬。

一共六百三十二萬兩銀子。

本寨主知道思兄的意思,不過我黑龍寨向來童叟無欺,不少收一分錢,但也絕不多收一分錢。

所以多出的,夜羽你拿回去吧。

告訴思兄,這次的事情不影響我們之間的交情,我黑龍寨隨時歡迎他。」

方夜羽有心想要推辭,不過對這等人物的開口,卻也清楚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沒有反駁的餘地。

只能抱拳一禮道:「是,晚輩一定將話帶給六王叔。

六王叔、四王叔以及整個大元,也都隨時歡迎大當家大駕光臨。」

「哈哈,有機會吧。」李道強大笑一聲,隨口道。

方夜羽不再多說,剛才的話只是一個簡單的探尋。

給忽必烈、思漢飛、以及大元帶的話。

想要拉攏李道強這樣的強者,不是他能涉及的。

他的實力地位遠遠不夠。

帶那一句話、就足夠了。

這時,丁春秋也大致檢查好了,拿出六十八萬銀票送到方夜羽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