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大戰。

虛空,掀起了萬丈狂瀾!

其中的生命體簡直無窮無盡,有雷霆巨龍,有人形生靈,形態不一。

天地轟鳴陣陣,一層層的空間如同玻璃一般碎裂開來。

雷霆世界開始了暴動。

不再平靜。

光陰流轉,二十年的時間過去了……..

她幾乎殺光了所有的雷霆生靈,將這片雷霆汪洋的能量全數煉化吞噬。

「突破!」

九星斗聖開始突破!

無邊的雷霆開始落下。

這種雷霆簡直太過可怕了,一般的九星斗聖都要被一道雷霆轟死。

轟隆隆!

這一次,王語嫣幾乎被轟碎,幾乎被撕裂。

幾乎形神俱滅。

這一次,簡直是她遇到過的最危險的一戰,從來沒有一次像今日這般危險,說九死一生太過輕描淡寫,實在是於萬死中求得一線生機。

比上一次對戰魂天帝,虛無吞炎還要猛烈。

璀璨的銀色雷霆電光照耀一切。

浩瀚的雷霆猶如汪洋一般,橫貫天穹,淹沒星辰,無邊無沿。

她那至強無垢的身軀,骨骼盡碎,血肉蒸干,而無敵的靈魂力更是幾次欲熄滅,如那狂風中的蠟燭,隨時會陷入永遠的黑暗。

遊走在死亡的邊緣,她依靠逍遙天功滴血而生,召喚碎骨,進行重組。

鮮血開始滾動,構建骨骼,重組真身,一道人形快速出現。

與此同時,她全身鳴顫,周身化成一片絢爛的光雨,如萬古前的天鼓劇震,響遍虛無。

「轟!」

無盡的雷霆飛散之中,狂風滾滾而下。

「天劫!能奈我何!」

王語嫣神色清冷,她經歷生死大劫,這些天劫又怎麼能阻攔她!

無邊的天劫之中,的身體如同神魔一般,眸間神光綻放:「給我破!」

撕啦!

她抬手舉天,覆蓋了天穹,不過微微一動,就將整個天劫撕裂開來。

到了最後,雷海炸開,一切都消失了。

場中只剩下了容姿絕世的王語嫣,一襲白衣遍布虛空,美輪美奐。

身姿壓踏虛無之地。

王語嫣撕裂虛無之地,進入中州。

盤膝在虛空上,開始調息,這一次負傷太重了,軀體都被打爛了,一切都是重組的,差一點就徹底死掉。

整個天地的能量全部被接引而來。

呼呼!

最後,太陽上化出一道巨大的光束,直接就照在了王語嫣的身上。

如今的她已經成為九星斗聖。

王語嫣的身軀像是一個無底洞般,天地隆隆而鳴,汪洋般的精氣入體,讓她開始發光,漸漸如一道神女輪懸空。

她一動不動,在這裡重塑肉身,洗禮臟腑與骨骼,像是一尊神祇一般。

血液流動的聲響若滔滔大河,震耳欲聾。

日月無光,天地失色。

整個鬥氣大陸陷入了黑暗,無數人開始恐慌。

紫筆文學 「這樣……」

「那麼我問你,你願不願意,在家主也當的出色以後,放棄掉這一切,有肯能長期成為風絕宗的一名普通弟子?」

裘業仔細想了想說道:「做人不能太貪心,人在局中,為小利而亂大事者不可取!我的目的就是為了成為宗門弟子,好歹將來不會被遺忘。我決定了,將來縱使我能夠積攢下來金山銀山,我也要放棄掉所有。」

「很好!」

「鬧了半天你在試探我?」裘業恍然大悟。

「因為這很重要。」葉寒說道,「這決定了,你能不能忍受平淡。而且還因為上山之後,你是旁系子弟,又是最近風頭正盛城主,將來旁系家主。人家會不斷的來找你的麻煩。你要是忍受不了,你肯定會後悔。」

「我決定了!不後悔!」這回,裘業的回答並沒有任何拖泥帶水,說的很強硬。

「所以我說很好!」葉寒笑著說道,「但念在你把我當兄弟,我不可能就讓你這麼吃虧的!宗門裡無非也就是那點事。我來教你如何應對,對方的百般刁難。」

「好!」

隨後葉寒將很多心得,全部告訴裘業。

「比如說,最末尾挑釁你的人,你在很有把握的情況下,也要忍住。因為你打敗他,別人就更有借口打你。首先,是別人找你麻煩,你不能出手。要是找別人麻煩,你又正好在場。確定這個人是你得罪得起的,你再出手。」

裘業拍著腦袋說道:「是這麼回事。我明白了,還能趁機拉攏那個同樣受欺負的人。」

「不錯。與此同時,你所能夠打敗的人,是你早就能夠打敗的。打完之後出去躲兩天,躲避的時候一定要預估到,誰有可能會出手。如果超過兩人來對付你,你就假裝不敵,但是一定要戰鬥到最後一刻再倒下。」

「我明白,展現出自己不是孬種。要是兩人,我可以打敗他們,一個人就更不用怕。」

「嗯是這樣。然後他們又會去找更厲害的,你再出去躲幾天,再修鍊。哪怕那個時候,你已經很厲害。目的是為了,有可能存在的第四第五次進攻。」

「等你這些人都能夠打過,也都打了,應該會參加宗門裡的比武測試。到那時,你能拿前十,你就在第十一輸掉。你能拿前二十,就在二十一輸掉。」葉寒接著說道。

「這是避免樹大招風!」裘業立刻就明白了葉寒的意思。

「是的,比武的機會有的是。主要是先混開。」葉寒說道。

「我明白了,只要混的夠開,別人也就懶得再為難我。到時候時機成熟,我再一鳴驚人,或許能夠在我那個派別里,當核心弟子。然後一步步熬到長老位置。」

「對!」葉寒說道。

「我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了!多謝!」

隨後葉寒再交代,如果有什麼事情,覺得是個坑的,就過來找他商量。

丹藥供給方面也不用擔心,他這邊能出。

等著一切都搞定以後,裘業這才滿心歡喜的離開。

得益於他想要的不同,因此他不會在這件事上,有什麼負面情緒。

反而會讓他保住性命。

風絕宗葉寒算是摸透了。

全部都是占著茅坑不拉屎的貨色。

他們瞧不起旁系的人。

除非是旁系七老八十的人,才有可能會到風絕宗去。

像裘業這樣的,還是不想讓他做出成績來的。

風絕城,不是誰都能夠帶領的。

即便是葉寒不出手,只要不跟他們徹底的合作,光是靠著那幫人,根本鎮不住。

裘業還專門進行了一次表演訓練。

他第二天精神抖擻的,按照葉寒說的,將所有人都叫到城主府外。

聲情並茂的講述了將來的發展,以及要輔佐好新城主。

一副如釋重負,正好自己可以休息一樣。

惹的百姓們,怨聲載道。

「是你自己要對我們好的,不是我們逼你的。城主您怎麼一副,好像卸下重任的感覺。」

「是啊城主,就算是你不當城主,也不能舍我們而去啊。」

「我休息休息,以後還會來看望大家的。」裘業笑著回到了旁系裘家。

回到裘家,別人自然是歡迎的。

但是只要地位比較高的人,都不喜歡。

人家可是當了城主這麼多年回來的,手段跟資歷,都要比他們高。

然而回家都五天了。

裘業既沒有拿著他當城主時期,積攢下來的財富,宴請賓客。

更沒有廣交好友。

甚至都沒有任何要求。

家裡住的房子,他親自動手修繕。

用的還是自己的錢,甚至因為結賬付不出錢來,才第一次跑去提前領了月錢。

族裡人問他:「業哥,你當城主,難道都沒有攢下一些錢來么?」

「那本身就是城主府的東西,我只是帶著自己的月錢回來了。哪裡會想到家裡漏洞,就想著修一修。」裘業笑著說道。

「這……」

原本族人以為他是在作秀,然而到城裡一問才知道。

裘業不但沒有拿走城主府的錢,自己的月錢之所以這麼少,是因為準備回去的時候,還給幾個困難戶一點私人幫助,這才日子過的這麼拮据。

按理說,這樣缺錢,也應該跟族裡討個活干。

再不濟,也應該當個長老什麼的。

至少之前的長老,不是被選去當城主了么。

然而裘業卻說:「你們就別為我,操心啦,長老按照順位,選出有才能的人當就好啦。我這些年當城主當的實在是太累,而且我想要修仙,正好好好休息。至少五六年內,不會考慮做難度很高的事。」

族長一聽,這就放心了。

人家就連長老都不想當,怎麼可能願意當家主。

幾個長老也都放心了。

裘業也真的是如此,吃的是粗茶淡飯,多半的時間是在修鍊看書。

偶爾別人有不懂的問題,他也是叫他們找族長,或者是長老。

除非是小事,他可以幫忙解決。

但是要是長老跟族長求助,他會幫忙。

並且再三叮囑他們,千萬別說這主意是他出的。

讓旁系家族的人以為,他是怕嫡系那幫人,忌憚他。。 「咔嚓!」「咔嚓!」「咔嚓!」

掉在了地上的手機本來已經摔得電池都掉了出來,但是過往的人群卻都沒有注意到,古川的手機不斷的被過來的人踢出去,然後踩踏,然後踢出去……

古川的臉瞬間黑了,這剛要用手機便被摔壞了!

看著在眾人腳下碎成渣渣的手機,古川這才黑著臉向著這壯漢男子看去,雖然不至於發大火,但是這男子也得給他一個解釋。

此時這壯漢男子也是反應了過來,然後也是看著那破碎的手機,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良久之後才一拍腦門,對著古川開口說道:「哥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這邊有點事情走得比較急,所以撞到了你,你這手機我一定會給你賠的」

「我是高三二班的劉顯,請問兄弟你是幾年級幾班的?」這壯漢男子自我介紹到,然後又對著古川詢問到。

「高三十班古川!」古川淡淡的說到。

聽到古川的回話,這叫劉顯的尷尬一笑,然後撓了撓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那個,兄弟,我今天應該是賠不了你這手機了,但是我過兩天一定給你賠,你可以給我兩天的時間,我說話絕對算話!」

說完這劉顯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