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曲點了點頭,答應是答應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明白言清喬的意思。

一盞茶的功夫還沒喝完,門外果然來了人。

劉媽媽在外面畢恭畢敬的通報。

「小姐,老太太的人來了。」

言清喬放下了茶杯,眯著眼笑了笑,小狐狸一般。 「起來吧。」

「謝王爺。」

季連家父子四人相繼起身。

什方逸臨看着季連玄道。

「明日,本王會給你寫封舉薦信,你拿着舉薦信,直接進京去找大理寺卿葛敬堯,他會為你安排一切。」

「是。」

季連玄再一次行了禮。

季連赫又帶領三子表達了一番誠意和忠心,便轉身退出了院子。

一直靜默的顏幽幽此時才走上前,看着那父子四人漸漸消失在院門的身影,對什方逸臨道。

「你當真為那季連玄破了規矩?」

什方逸臨慢條斯理的收回手。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在那京城裏,人手中的權利才是主宰,如若不然,顏府,丞相府又為何會依附於太子。」

「以前,我不明白這個道理,只一心想着建功立業,得以保全母妃的性命,但卻忘記了,朝廷局勢瞬息萬變,我能維護武將的『義』,也要收攏文臣的『正』。」

「何況,有了季連玄在京,季連赫必定不敢生出二心。」

顏幽幽看着,知道他是想要培養自己的勢力。

「也好,現下咱們需要季連家的鑄造手藝,季連家也需要依附咱們的權勢,兩相互利,雙向奔赴,才能有所作為。」

「這句話很不錯,兩相互利,雙向奔赴。」

什方逸臨笑着轉身,拉了拉她的手,又鬆開。

「北溟。」

「爺,顏主子。」

北溟走了過來。

「去準備一下,明日啟程,前往北地雪原。」

「是。」

北溟應了一聲,轉身要走。

「等等。」

顏幽幽叫住他。

「顏主子還有什麼吩咐?」

北溟停下腳步。

顏幽幽看向什方逸臨。

「王爺,除了白刃,北溟他們隨身的刀劍都毀在了巫靈谷,你可有與季連赫為他們討上幾把品質不錯的刀劍?」

「顏主子。」

一旁,北溟接過話。

「進季連府的第二日,季連赫便得了爺的命令,為屬下們送來了上品刀劍。」

「你是糊塗了。」

什方逸臨伸手揉了揉顏幽幽的發頂。

「這麼多日子,你竟沒有發現?」

顏幽幽:她好像真的沒有發現。

北溟見兩位主子在沒有別的吩咐,便轉身下去準備明日出發的事宜。

當晚,北溟便為季連玄送去了什方逸臨的舉薦信。

季連赫和季連夫人好一陣子感恩戴德。

第二日,季連赫帶領全家老小,為什方逸臨和顏幽幽送行,一同離開凌海城的,還是懷揣著舉薦信前往京城的季連玄。

至於季連府的另一個女人,在四方來客給什方逸臨下藥又自食惡果的季連柔。

由始至終作為父親的季連爀和作為母親的季連夫人,隻字未提。

相較於季連家滿門生死和三個兒子的前程榮耀,孰輕孰重季連爀又怎會不知。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王爺不但沒有提及此事,不但沒有禍及季連家,竟然還舉薦季連玄進京任職,這等心胸,他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離開凌海城的邊界后,北溟便為什方逸臨和顏幽幽雙雙易了妝容。

經兩位主子的再三要求,北溟這次易容的心理負擔有些大。

畢竟把一個容貌原本出塵如仙的顏主子,易容成了個普普通通的小白臉。

把另一個容貌本就貴氣無雙的王爺,易容成了個八字鬍的魯莽大漢。

對於兩位主子如此『糟蹋』自己的容貌,北溟五人表示很難理解。

便是再難理解,也得勉強接受,一行七人出了凌海城直奔北地雪原而去。

至於白刃,被什方逸臨勒令,留在凌海城老吳那兒養傷。

半個月後,凌海城鑄造世家季連家打造的滅魂劍和地脈藤鞭響徹江湖。

一時間,上至皇親國戚下至江湖俠士,皆以能得到季連家鑄造的寶劍為榮耀。

季連家大公子季連奇更是江湖人稱「鑄鞭奇人」,因那地脈藤鞭變化多端,波譎雲詭,實在是天下間奇人之設計。

便是排名第一的凜冬肖家,排名第二的宛丘孫家都難出其右,可見那地脈藤鞭的設計和鑄造是怎樣的厲害。

只是無人得知,那季連家手中的設計圖乃是出自顏幽幽之手。

又過了半個月,什方逸臨和顏幽幽等人終於踏上了北地雪原的地界。

此時她已經穿上了一層帶有薄棉的內衣,兩層棉中衣,再加上一厚厚的棉外袍。

什方逸臨怕她冷著,又給她披上了雪貂皮斗篷,腳上則是穿上了改良過的特製厚皮保溫長靴,靴子裏是厚厚的羊毛絨。

看着自己裹着里三層外三層的蠢笨模樣,顏幽幽咬了咬牙,接受了這樣『又丑又蠢』的改造。

進入北地雪原之後,眾人棄了馬匹,找了三輛馬車。

什方逸臨和顏幽幽一輛馬車,北溟幾人輪流駕駛。

后兩輛馬車,一輛乘人,一輛都是半路準備的冬衣、貂絨披風、銀絲炭火、肉乾等實用物品。

無冬,無夏,離奎,魅影也從暗衛變成了明衛。

顏幽幽百無聊賴的窩在什方逸臨懷裏,還是覺得有些冷。

前世的時候,因為科學技術的發展,再加上氣候變暖,冬天並沒有多難熬。

畢竟,屋裏有空調,暖氣,外出有羽絨服,暖寶寶熱帖,還有厚厚的雪地靴。

這種在冰天雪地里疾行的苦頭,她還是第一次嘗到。

即便是來到這個世界五年的時間,她也是在每年的冬日裏,盡量減少外出。

要麼窩在山上與孩子們圍着火盆烤火,烤地瓜,享受天倫之樂。

要麼就是閉關葯廬,煉丹,看陣法圖,習武。

什方逸臨低頭看着她通紅的鼻頭,笑着運轉內力,把兩人的身體焐熱。

車外是一望無際的白雪皚皚,經過一天一夜的雪花飄揚。

遠山,平原,幾乎都是一個顏色,白的耀眼,晃得人眼睛不敢直視,車轅下傳來積雪被壓得咯吱咯吱的響聲。

北地雪原,一年無四季,只有冰雪冬季。

一層又一層的白雪化了又覆蓋上,整個陸地上大量的冰雪,頗為壯觀空曠,風景也很迷人。

但是因為地處高寒地帶,雪原動植物貧乏,少能形成村鎮。

。 回到了房間后,躺在床上的方寧一直在想,吃飯的時候看到了諾小染的脖子上掛著的鑰匙:「她脖子上掛著的鑰匙,應該就是三樓房間開門的!」

「看來,我得得到鑰匙套近乎才行。」拿起精靈球,把路卡利歐從裡面放出來,看著它笑了笑說:「走,我們去挑戰,諾亞老爺子的孫女去。」

「路卡!」

方寧找了好幾圈才找到了諾小染的房間,敲了敲門:「諾小染小姐,那個我想和你來一個有趣的精靈對戰。」

諾小染打開門,一臉疑問看著它:「有趣的對戰,難道你想我和對戰是么。下意識把手放到腰間,拿出精靈球。」

方寧嗯了一聲。

諾小染答應的很是爽快,看著方寧笑道:「反正現在沒有事情可以做,來一場對戰放心一下也是很好的。」

「走,跟我去對戰場地吧。」諾小染帶著方寧,來到了莊園的一處對戰場地上,拿出精靈球並把自己所用的給放出來。

「輪到你了,大菊花!」

方寧看到諾小染拿出大菊花后心裡有一些莫名的興奮:「小染能和你對戰是很期待的,雖然現在這都是假的。

「路卡利歐,合金爪!」

「大菊花,」藤鞭。

方寧讓路卡利歐電光一閃躲過了藤鞭絕招,直接近身到大菊花的跟前用合金爪,直接給他完成了傷害。

「你蠻厲害的么,跟你對戰非常有趣。諾小染看到路卡利歐和方寧之間的默契配合,讓她興趣更大了。

方寧轉頭一想,這居然夢境的話,那我是不是可以讓它為我所用,現實中超進化不可能,那就夢裡過把癮:「是么,讓你見見這個吧。」

路卡利歐超進化!

路!卡!

路卡利歐身上出現進化的光芒,有原本的藍色變成了超進化后的紅色,實力直接給提升了一個檔次。

諾小染看到后興趣更大了,眼中多了幾分新奇:「哇,沒有想到你還可以這樣,居然還能進行超級進化!」

方寧很是興奮:「路卡利歐,直接近身使用巴投!」

路卡利歐聽到方寧指示后,立馬再一次近身大菊花的跟前,直接使用了巴投,給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諾小染道:「大菊花,種子機關槍!」

大菊花使用種子機關槍對著路卡利歐發射出去,但是一下子被它輕鬆躲過去,在方寧的指示下直接發勁,給諾小染的大菊花造成很大的傷害。

「好厲害!」諾小染對著方寧鼓了鼓掌。

諾小染把大菊花收進到了精靈球裡面,很是心疼的看著自己手中精靈球:「不打了不打了,我的大菊花可打不過,你那超進化的路卡利歐的。」

「哦!」方寧剛燃起興奮的火焰,就這麼被諾小染冷不丁給澆滅了。

方寧看著諾小染脖子上掛著的鑰匙,假裝自己出於好奇問道:「對了諾小染小姐,你脖子上的鑰匙能給我說說么?」

諾小染連忙用手護住自己的脖子上的鑰匙,很是憤怒的看著方寧:「這個不是你該知道的,希望你不要過問!」

看到她居然這麼大的反應,方寧得意的笑了笑:「看來,那個鑰匙有很大的問題,讓我那更加好奇了。」

方寧打了一個哈欠:「我不問就是了。」

方寧看著自己的路卡利歐:「走路卡利歐,我們回房間就繼續睡覺吧。」

…………

在夜裡所有人都熟睡了,方寧偷偷潛入了諾小染睡覺的房間,看到她在床上睡著,以及在床頭柜上的鑰匙。

「這麼寶貴的東西,居然就放在床頭柜上這麼明顯的地方,那我就不客氣了。」方寧伸手去上面的鑰匙,很是容易的就把它拿到了自己手上。

離開后立馬就前往三樓,想嘗試著用平板電腦上得內容,看看是不是真如文中所說的那樣,離開的線索就在那裡。

上了三樓后卻發現,自己居然還在二樓,這讓方寧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恐怖片最常用的方法:「鬼打牆,我去我在夢境居然還能碰見鬼打牆!」

方寧摸著下把思索道:「一般,鬼打牆上鬼怪通過磁場,從而影響了我們。」拿出平板電腦,看看上面小說是怎樣離開,這個什麼所謂的鬼打牆。

方寧看了看,卻發現根本就沒有關於什麼鬼打牆,方寧低下頭嘆氣道:「靠!小說里居然沒有,關於鬼打牆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