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一看余鶴年的臉色,頓覺心頭一緊。

本來在為他實施了針灸術后,他的臉色已經基本恢復了血色,但現在,臉色卻是憋得通紅。而且一雙眼睛往外凸出,眼珠子彷彿就要從眼眶裡瞪出來了一般。

我連忙抓住余鶴年的手腕,為他把脈,余菲菲有些慌亂地沖我問道:「唐川,我爸是怎麼了?」

「別急!讓我看看。」

我閉上眼睛,用心感受余鶴年的脈象,很快發現,在他體內有一股神秘力量在衝撞。

這種脈象,我之前似乎曾經碰到過。

我思索片刻,忽然腦子裡一激靈,想了起來,之前在惠城那座度假山莊,被老鄭下蠱的人,就是這種癥狀。

難道說,余鶴年並非是邪氣侵體,而是被人下了蠱!?

我二話沒說,立刻取出銀針,分別扎入了余鶴年的印堂、百會以及天突等頭部穴位。

用針灸術驅除蠱毒,我也算有些經驗,與驅除邪毒的方式不一樣。不過由於不知道余鶴年中的究竟是什麼蠱毒,我這麼做,其實有些冒險。但沒辦法,如果我什麼都不做,他很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余鶴年的身體顫抖地愈加厲害,余菲菲急得不行,我只能一邊安撫她,一邊為余鶴年扎針,我用手捏住紮入他喉部天突穴的快速轉動,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紅,看起來似乎極其難受。

。 卡羅冷冷地看著里約,早已嚴陣以待。

他的臉上滿是必勝的信心。

眾人都為里約捏了把汗。

在這場戰鬥里,只有一對一的殊死搏鬥。

任何人都無法插手。

即便受傷或死亡。

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戰鬥。

尤其瑪麗娜。

她的心情最是複雜。在她心底,對於里約的挺身而出十分欣賞,可是對於他的孤軍奮戰,她又擔心異常。

還沒體驗到婚姻的甜蜜,就來到了戰場,過起了腥風血雨的生活,無論是哪個女孩,都會覺得不安吧。

尤其是現在。看著新婚的丈夫獨自面對著強大的敵人。

就在眾人都擔心不已的時候,里約雙手合十,默念了幾句,一層藍色的光暈從他手中倏然暈開,再一眨眼時,以他為中心的一百米之內,都變成了涌動的藍色海洋。

不僅是卡羅,眾人也吃驚萬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彷彿又回到海妖族的棲息地一般!

里約看到卡羅的驚訝,神情自若地說:「用不著驚訝!這只是我的一個結界!」

卡羅不解:「結界?」

里約眼神沉穩:「不錯!這是我耗費了許多心血製造出來的結界!在這個結界里,我可以隨意控制四周的水流,這樣我的魔法就會有大幅的提升!」

卡羅微微一笑,嘴角帶著嘲弄:「大幅提升?我看可不一定!」

里約並不生氣,隨手一指,指向卡羅:「你很快就會知道的!」說話的同時,一股水流澎湃而出,直擊向卡羅。

卡羅急忙向旁邊閃避。

可是里約只輕輕一揮手,另一股水流又沖向了卡羅。

在里約的操作下,一時之間,四面八方的水流都攻擊著卡羅,速度快得幾乎肉眼看不清,攻擊的範圍也極廣。

卡羅在這樣猛烈的攻擊之下,左閃右躲,十分狼狽,一點也沒了平常優雅的樣子。

眾人都有些吃驚。

沒人見過里約今天的樣子。

他平日里一直都羞澀而溫和,而今日的他,所造成的破壞力竟然不輸給傑克。

從他的眼裡,看得到一種不屈不撓的鬥志。

那是從前的他不曾有過的。

或許,正如他自己說的,現在的他已經和過去不同了。

因為有了想保護的人,所以才必須變得強大吧!

卡羅自然不明白里約的心情。

他一直疲於閃躲,似乎根本抽不出一絲多餘的力氣來思考如何擺脫這樣的窘境。

大約一刻鐘過去了,卡羅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他的身影也越來越越遲鈍。好幾次,他都險些被裡約操縱的水流擊中,他的處境已經幾歷驚險。

然而,他的眼中仍然沒有一絲慌亂。

這樣的神情,不禁引起了傑克的疑惑。

傑克再仔細觀察了一會裡約和卡羅的對戰的情況,忽然皺眉:「卡羅的實力應該不止如此才對!雖然……現在的里約的確很強,就算是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以卡羅的能力,不該這樣毫無反擊之力才對!這樣一直閃躲下去……不肯正面交鋒……他……究竟是為了什麼?」

正是:

有時也會懷疑

不知為什麼要繼續下去

心一直在掙扎

在聽到你聲音的一刻差點淚流滿面

分明以為分離不能動搖我

可是事實似乎並非那樣

矛盾的心情翻來覆去

想靠近又害怕靠近

想哭泣又無法哭泣

像一個迷途的孩子

站在十字路口不知該往哪走

人生的路從沒有誰能幫忙指明方向

能夠做的

只有

不懈前行

。 李初晨正準備再次嘗試潛入海底。

但就在這時,李初晨忽然感覺到腳下的海水,發生了變化。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浮上來,要把海水排開。

李初晨臉色微變,還以為又是鯊魚要來攻擊他,急忙拔出龍鳳寶劍,準備應戰。

但李初晨很快就發現,他搞錯了!

從海底浮上來的東西,不是鯊魚,而是潛伏在海底的人工島。

是蘇小蠻駕駛着這玩意兒趕過來了!

李初晨發現人工島朝他靠近,還以為是白澤這小子發現他了。

直到他進入人工島的內部空間,這才發現,駕駛人工島趕過來的人,竟然是蘇小蠻。

「哥,你沒事吧?」蘇小蠻一下就撲到李初晨懷裏,緊緊抱着他。

「哥,剛才真是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傻丫頭,別哭,我這不是還活着嗎?」李初晨輕輕拍著蘇小蠻的肩膀,微笑着安慰道。

蘇小蠻剛才的確是嚇壞了!

她是親眼看見李初晨被鯊魚吞進肚子裏,她以為李初晨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

李初晨沒有等來她的救援,就已經自救活了下來。

看到李初晨沒事,蘇小蠻總算是徹底放下心來。

人工島浮出海面之後,頂部就自動打開,變成一座海島出現在太平洋之上。

此時,白澤派來的飛機,也已經抵達人工島的上空,正在準備降落。

李初晨之前就對白澤說過,讓他備上兩套衣服一起送過來。

飛機降落在人工島上。

李初晨就讓飛行員把衣服給他們送來。

他和蘇小蠻都換上衣服之後,這才登上飛機,趕回境外獄神殿。

而在太平洋的人工島,則是再次沉入海底,潛伏起來,等到下一次被啟用。

「哥,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陪我出遊了!」

蘇小蠻坐在飛機上,一臉自責地說道,「這次都怪我,害你差點出事。」

「傻丫頭,這不是你的錯,要怪,哥也是怪美特斯的老總。」

李初晨微笑着說道,「你有力氣自責,不如多花一點心思,把我們獄神殿的空天戰機,打造得更完美些。」

「等我們獄神殿的空天戰機造好了,就是我們報仇的時候。」

「到時候,我要看着美特斯的老總,被我們的戰士追殺得滿世界亂跑。」

「哈哈,那可就好玩了!」蘇小蠻笑着說道,「哥,那我回去就閉關做實驗,爭取多給空天戰機增加幾種超強武器。」

「嗯,但你要記住,除了空天戰機要繼續完善之外,還得準備一下空間站的事情。」

李初晨沒有忘記這件重要的事情。

因為,獄神國成立以後,需要有人來到這個國家,加入這個國家。

這樣,獄神國的經濟,才能發展起來。

不可能只靠着獄神殿的兩千餘人,就撐起一個獄神國的。

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要讓別人移民來獄神國,首先就要讓別人看到獄神殿的實力。

而在獄神國四周部署滅神炮,打造最強的防禦系統,造空天戰機,發射空間站。

這些,就是獄神國整體實力的體現。

獄神國只要把這三個項目全部實現,就不愁沒有人願意加入獄神國。

到時候,想要加入獄神國的人,恐怕是擠破頭都想拿到獄神國的國籍。 這段時間,各大資本投資的資金也陸續到賬。

唐隱先讓林希言用一部分做推廣資金。

另一邊,他讓小雲註冊了許多皮包公司,包括離岸公司,一家總公司,星雲集團。

隨後唐隱將星靈科技的股份轉到星雲集團代持。

三天後,出租屋。

小雲訂購的模擬機械人已經送到了。

這不是網絡上能買到的常規機械人,而是小雲通過暗網找到的賣家,花費不菲才買到的。

一共三台機械人,包裝在三個長方體的金屬盒子中,非常的重,唐隱費了一番功夫才將它們搬到了出租屋裏。

打開一個盒子,裏面靜靜的躺着一個女人,模擬矽膠做的幾乎和真人一模一樣。

好傢夥,這要是不近距離仔細觀察,恐怕很難發現與人的區別。

現在的模擬技術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嗎?

「小雲,怎麼激活機械人?」

唐隱喊了一嗓子。

小雲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機械人後腦勺有一個微型按鈕,點開就行,機械人自帶電池,還有一些剩餘電量。」

唐隱依言摸索到女機械人後腦,按鈕非常細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