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居然得到三龍擇主,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

大漢使團眾強者神情驚駭欲絕,面露擔憂之色,他們能察覺到楚帝的氣勢,明顯要強於公子徹,怕他重蹈覆轍,向皇甫昊一樣,一劍被楚帝擊敗。

「劍,是這樣玩的!」

楚帝雲淡風輕,真氣化罡,凝聚出萬道劍芒,縈繞在周身上,紫金色劍芒,猶如九天神光四射一般。

劍氣外放?

凝聚化質?

楚帝已經達到劍法最高境界,公子要是不釋放喊最強底牌,怕是無法阻擋眼前一擊。

扶蘇,公子徹,皇甫昊三人分別是大秦,大漢,幻雲帝國未來儲君,豈能沒有保命的底牌,只是不到生死垂危之際,他們是不會使用。

就如先前的皇甫昊一般,他感受到楚帝手下留情,所以就並未釋放最強底牌,因為他知道眼下尚未到不死不休之地。

這一刻…………

大漢使團內三名強者神情凝重,體內浩瀚真氣運行,只要楚帝敢重傷公子徹,他們將奔湧上前,聯手將其碾壓。

轟隆!

巨響之下,公子徹釋放的困龍之域,一寸寸破碎,疾風之劍迎上楚帝釋放而出的劍芒,就在此時,楚帝背後一道直擊雲霄的劍海出現,威壓破天,令人毛骨悚然。

公子徹面如死灰,肝膽欲裂,瞳眸微眯,不敢想像要是楚帝背後劍海斬落,會釋放出多麼恐怖的毀滅之力。

「公子徹退後,楚帝一劍之威,非你可以承受!」

扶蘇身影凌空飄落,摺扇擋在身影前,急切之聲響起,提升公子徹躲開楚帝劍海攻擊。

可公子徹真的可以躲過楚帝的攻擊,所有人矚目凝視,沈昊麟額頭上汗如雨下,心中對楚帝敬畏的同時,將他不知問候了多少遍。

這裏是玄天皇宮,要是公子徹死於楚帝劍海之下,他豈能脫了干係。

先殺龍唐使臣,又重創幻雲太子,要是再斬殺大漢公子徹,沈昊麟面如死灰,不敢想像接下來他將面對什麼。

可他出言阻止顯然分量不夠,祈求的目光向沈墨卿看去,希望她能阻止楚帝瘋狂的舉動,莫要將玄天帝國推向萬劫不復之地。

「卿兒,快,快讓楚帝手下留情,否則,玄天帝國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白白凈賺十二萬,相信沒人會拒絕這種好事的。再加上林辰軒的父親本來就欠他的錢,所以他帶人去問林辰軒要錢,合情合理。別人也說不出什麼!

孟天嘴角翻出一抹令人厭惡的笑容,林辰軒啊林辰軒!我看你這次還怎麼翻身!是條鹹魚,就老老實實的趴着,別他么的夢想着自己能翻身!

嫉妒是人性最卑鄙的罪惡。它是人類情緒里最刻薄的部分。而孟天,就把人類的這種醜陋發揮的淋淋盡致,這也就代表着,他這輩子都不會成功!因為只會嫉妒別人的人,一輩子只能活在別人的陰影里。

林辰軒並不知道接下來的危機,他和李小敏來到縣城之後,首先去了銀行,把身上的十萬塊錢存到了銀行里。留下一萬塊錢,作為和李小敏逛街的費用。

到銀行存完錢之後,林辰軒就帶着李小敏來到了步行街,清源縣的步行街非常繁華,雖然還有幾個大型的商場沒有建設完畢,但是好幾家小型的店鋪,都已經正式開業了。而且店裏的客人絡繹不絕,大街上更是人擠著人,好不熱鬧。

來步行街逛街的人,大多數都是二十多歲的情侶。這些年輕人雖然也是農村的,但是跟老一輩的農民不同,他們大多數都在外地上過學,或者打工,所以思想比較開放。

三五成群的情侶們,穿着同一款的情侶裝,高高興興的漫步在街道上。有的在互相餵食,有的在互相嬉鬧……

來到步行街之後,李小敏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們,歡樂的高呼一聲,「哇……好多人啊……」

「小敏,你想買點什麼東西?」林辰軒轉頭看着李小敏問道,他實在不想在這種地方待得太久,一個個都穿着情侶裝,在大街上秀恩愛,也不怕死的快。林辰軒真的想大喊一聲,我祝天下的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辰軒哥哥,我們去買衣服吧?」李小敏笑嘻嘻的說道,就拉着林辰軒,快速奔向一家正在開業的服裝店。

這家服裝店的店面不大,但是生意卻極其火爆,裏面堆滿了來挑選衣服的顧客。

林辰軒看着裏面擁擠的人群,皺着眉頭說道,「小敏,要不我們換一家吧!」

李小敏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嘛,就在這裏選,我剛才看見有人穿着海綿寶寶的衣服從這裏走出來的,我也要買海綿寶寶的。」

林辰軒無奈的嘆了口氣,「那好吧!總之你快點,我們接下來還有事呢……」

「嗯……」李小敏高興的點了點頭,然後擠.入人群之中,不一會兒,就拿着件海綿寶寶的情侶T恤走了出來,「辰軒哥哥,我去找個試衣間換衣服?」

「嗯……」林辰軒點了點頭,隨後走到櫃枱前,輕輕的拍了拍桌子,看着櫃枱上的工作人員問道,「你好,你們這裏還有沒有試衣間啊?」

「有的,順着這裏向前走右轉有一個空着的試衣間?」櫃枱上的工作人員說道。

李小敏快速說道,「好的,謝謝你,!」說着,她就走進了那個唯一一個沒有人的試衣間里。

過了一會,小敏穿着換完的衣服走出來,說到:「辰軒哥,我換完了,你趕快去換吧,

「哦……我馬上換……」林辰軒應了一聲,進入試衣間,脫掉自己的上衣,把自己選擇的那件米黃色的T恤穿了進去。

「哇……辰軒哥哥,你穿上這件衣服好帥啊!」李小敏驚呼道。

「沒什麼了……」林辰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

。 隨着麥哲倫抬手握拳,無數的紫色毒液,從他的體表冒出,朝着整個level6澎湃奔涌,距離他最近的一些海賊,根本來不及防禦。

「啊啊啊!!!」

紫色毒液攀爬上他們的身體,不斷腐蝕着他們的衣服和皮膚,原本完好的皮膚,一瞬間變得潰爛,毒液和身體的血液、其他組織液混合在一起,極為的…噁心。

但斯凱勒只是淡定的看着,之前說過level6的犯人分兩種,一種是因為實力和懸賞來到這裏的,另一種,則是最深的監獄只有第六層。

不少海賊在哀嚎,但是諸如巴雷特、萊德菲爾德等大海賊,根本就沒有受傷,武裝色霸氣瞬間覆蓋了全身,在體表形成了一道無形的鎧甲。

雖然毒液能夠源源不斷的將武裝色霸氣腐蝕,但是…看這情況還能撐好一會兒,而且,如果一道要熬到他們的武裝色霸氣消耗乾淨,那麼level6能死一大半。

何況,哪怕是武裝色霸氣消耗光了,以他們那恐怖的體魄,泡在著毒液里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出事。

他們此時臉上甚至還帶着嘲諷的笑容,看着麥哲倫,因為他們知道,麥哲倫絕對不敢為了折磨他們,而將其他實力弱小的罪犯殺害。

但是…麥哲倫當上推進城署長,可不僅僅是因為前任署長失職丟掉工作,他就能夠坐上去的,而是…世界政府認可了麥哲倫有這個實力。

「毒·霧!」

麥哲倫握緊的拳頭一張,瞬間,毒液全都沸騰了起來,無數紫色的濃煙從毒液河流中冒出,瞬間,整個level6的空氣都變成了紫色。

門口處的努爾基奇見狀,一個深呼吸,胸膛鼓起、平息,白色煙霧立馬籠罩了他和斯凱勒,避免兩人收到毒霧的影響。

而毒霧一處,一些使用武裝色霸氣纏繞身體,或直接形成無形鎧甲的犯人,臉色都發生了變化,他們的皮膚可以用武裝色霸氣隔絕。

但是…再強的人,那也是需要呼吸的!

越來越多的海賊發出了咳嗽聲和慘叫聲,哪怕是強大如萊德菲爾德,此時也是臉色痛苦,因為哪怕他憋住了起,毒霧還是會鑽進身體的孔洞。

鼻子、耳朵、眼睛等等。

看着所有人都被波及到,麥哲倫才一揮手,所有的毒液全部又回歸他的體內,推進城署長那黑色的制服,不斷低落着毒液。

「斯凱勒少將、努爾基奇少校,今天的參觀到此為止?我覺得這些人有必要消化一下了。」

麥哲倫轉身,詢問著斯凱勒的意見,其實他完全可以不用詢問斯凱勒意見的,畢竟如果按照地位,麥哲倫作為推進城署長,與大將同等。

甚至在一些世界政府內部決議的選票之中,他的票的權重,和空這個海軍元帥都是等同的,只是…麥哲倫不是那種身居高位就自傲的人。

他能成長到這一步,完全靠的就是自己踏踏實實的訓練,以及每天都要忍受的十小時痛苦,加上,斯凱勒個體的身份不算重,但是她卻可以牽連無數的力量。

加上,長得好看的人,不管男女,都會受到異性的歡迎。

斯凱勒似乎已經看夠了,點了點頭,說道:「走吧,我這個人心軟,看不得這些。」

斯凱勒搖著頭,一臉的不忍心,但是萊德菲爾德卻是翻了一個白眼,他忘記不了,斯凱勒抓捕他之後,還要用長刀把他釘在地上。

那副姿態,你現在跟我說你心軟?萊德菲爾德下意識想要傾聽斯凱勒此時內心真實的情緒,見聞色霸氣展開,朝着斯凱勒而去。

率先感應到的,其實是麥哲倫,麥哲倫此時的情緒很平靜,似乎是一個奪命追魂流水線的員工,根本沒想別的,就只是在工作。

隨後接觸到的是努爾基奇,努爾基奇的情緒頗為複雜,有暢快,也有一絲絲的反思。

但是這兩人都不是萊德菲爾德的目標,他也不想知道這兩人的情緒,只是恰巧而已,當見聞色聽到斯凱勒心聲的時候,萊德菲爾德懵了。

同情、不忍、反思,甚至還有一絲絲的內疚。

萊德菲爾德懵了,難道這個年輕的女海軍,真的是是一個心軟的人?

但是他卻看不到,轉身緩步走動的斯凱勒,嘴角露出了一絲絲得意的微笑。

從理智上,斯凱勒是反對這種酷刑的,這也是她為什麼不願意再待下去的原因,但是從情感上,她剛剛感覺到很暢快。

兩人回到了地下四層,從辦公室拿齊手續之後,斯凱勒便提出了離開的想法,麥哲倫可不像梅洛那麼懂事,只是點了點頭,親自送斯凱勒到地上一層。

此時犯人已經交接完畢,有不少犯人此時正經歷著「洗禮」,麥哲倫看着皺起眉頭的而斯凱勒和努爾基奇,腳步不禁加快了些。

他看得出來,斯凱勒和努爾基奇都不怎麼喜歡看這一幕,那麼就不要一直看、一直聽了,早點離開也是不錯的。

但是,希留卻出現在幾人身前,手裏拿着文件,說道:「署長、斯凱勒少將,我對於這一批犯人的接收有一點小小的疑問。」

「什麼疑問?」

斯凱勒皺起眉頭,希留看着文件,說道:「您這邊押運的犯人一共是2021人,但是我們接收到的,只有2020人,還有一個死人。

按照我的觀察,似乎…是死於您的劍下。」

身為劍士,希留看到那個被抬下的死屍時,心中就有了判斷,他上來詢問…不是因為他足夠的敬職,而是為了…擴列。

就像是一個心理變態,突然之間發現似乎人群之中,有一個人是同類一樣。

麥哲倫皺起眉頭,畢竟押運路上死幾個犯人的事情實在是太常見的,只死一個,已經算是少的了,但是斯凱勒卻抬起手,示意麥哲倫不必替她說話,隨後看着希留說道:

「是我殺的,如果你有任何的疑慮,可以通過書面報告,提交到海軍、世界政府,或者我個人手上,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希留一皺眉,他感受不到斯凱勒話語之中的任何一絲慌亂,或者是…興奮,他內心滋生的想法,被自己否決,聽到斯凱勒的問話,也搖了搖頭說道:

「沒有問題,我就是詢問一下,畢竟…畢竟如果是犯人之間的內鬥,那麼我的就得排查他們是通過什麼方式進行的,你應該也知道,史基的事情之後…」

希留沒有多說,敬語也悄然消失,斯凱勒也明白他的最新說出的這句話,如果是內鬥出現這種傷勢,那麼極有可能是犯人藏了利器。

而那個從推進城逃脫的金獅子史基,正是因為最開始沒有將他搜查乾淨,只是將木枯和櫻十兩把名刀收繳,在加上手上並沒有加上鐐銬。

因此,史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式,將自己的雙腿弄斷,逃出了推進城。

在這件事之後,為了不讓其他犯人效仿,所有的犯人都需要經過嚴密的排查,並在手上也加了鐐銬。

希留的這個說法,也倒還算合理,麥哲倫臉上露出了明悟的神色,以為希留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攔住斯凱勒的。

但是斯凱勒和希留都知道,這個時機,這個位置,都是精挑細選過的。

。 「真是的,你自己沒有手啊!」

林曉佳捏著齊策的鼻子,後者還在專心致志的看着虛擬球場,林曉佳走到面前也沒注意,就下意識的張開了嘴,林曉佳還以為齊策等著自己喂他。

說是這樣說,不過林曉佳還是盛了一碗湯,小心翼翼的吹了兩口:「看在你進歐冠決賽的份上,來,在獎勵一下,啊——」

齊策這才回過神來,眼前是一碗金黃澄亮的雞湯。

「啊,好燙!」

齊策這下只能完全退出虛擬球場,捂著嘴,林曉佳嚇了一跳,趕緊又吹了幾下:「哎呀,這個雞湯就是比較保溫,你還好吧?」

「還好,不過味道還真不錯。」

「嘿嘿,這是去你家店裏偷學來的,我還叫大廚幫我弄一隻……當然,我付了錢啦。」林曉佳挺了挺胸,又盛起一勺,多吹了幾下,放在嘴邊抿一口,「這下還好。」

溫度還是有點高,不過正合適,一股清淡的鮮香在口中瀰漫開來,伴隨着雞肉和香料獨特的味道,齊策細細品了一下:「黨參黃芪燉雞湯,燉的還不錯,要是咱們當地的老母雞就更好了,歐洲的,總有點不對味。」

「哈哈,今年回去把我家後院的雞抓來燉了,肯定比這個更香!」林曉佳搖頭晃腦的說着:「來,喝完吃飯。」

齊策一邊喝,一邊重新進入了虛擬球場確認剛才的成果。

他將體能加到了18,光是加這個,就消耗了三分之一的足球幣,兩千枚,在接下來的比賽中,齊策知道肯定會遭遇一場艱難的拉鋸戰,倒也不是說一定會進入加時賽,但前鋒們的任務很重,要去逼搶那幾位超級中場,體能是這一切的基礎。

除此之外,齊策狠了狠心,將射門直接加到了19,從之前的17直接加到19,這消耗了近三千枚足球幣,大五千光加上這兩項,就已經消耗了一大半。

這是前幾天在德國杯決賽時候齊策悟出的結論,沙爾克04實力肯定不如巴塞羅那,而像自己之前在門前錯失的那一次機會,可能就是多特蒙德面對巴薩最好的機會!

把這項能力加到19,抓住這種機會進球,就更有把握了。

最後一項,齊策加在了停球上,現在是18。

停球輔助的好用讓齊策受益無窮,如果不需要技能就可以從容應對大部分情況,齊策覺得這還是很有必要放血的。

總體屬性上,這個賽季又是迎來一個爆發性增長,能力值從賽季初的157也漲到了170,再加那麼幾個關鍵屬性,甚至已經漲到了173,四年的時間增長超過80。

做完這些,齊策從虛擬球場退出,一切的準備都已經做好了,就靜候決賽的到來。

前往倫敦的前一天夜裏平安無事,次日一早,齊策從睡夢中醒來,難得醒了個大早,齊策睜開眼看看,昨天夜裏溜到身邊的女孩不見了,樓下的廚房裏傳來了叮叮噹噹的聲音,看來她去準備早餐了。

齊策伸了個懶腰,今天要打起精神,還有一天,明天就是歐冠決賽。

據說重大賽事之前放鬆一下,反而對狀態會很有幫助,看來不是假話,起碼今天就神清氣爽的……

上午,布拉克勒訓練基地會議室里。

今天基本上就沒有什麼訓練了,下午等去到倫敦的時候可以暖場踩點,就算是今天的訓練活動,而最主要的,就是上午的戰前會議。

多特蒙德全隊都坐在會議室里,聽着克洛普和布瓦奇兩人講解明天的戰術。

「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過了,現在我只想強調一點。」

等布瓦奇將戰術再次強調后,克洛普走上前來,為會議收尾:「明天過後,或許是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將名字寫進足球歷史中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