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周航忍着手上的劇痛,迅速上了車子。

很快,車子就絕塵而去。

這時,一眾人已經沖了出來。

「周航呢,這小子跑哪裏去了。」

「可不能就這麼讓他跑了。」

不少人紛紛叫了起來。

葉鋒看向眾人,緩緩說:「讓他走吧,只要小影沒事就好。」

「對啊,這小影怎麼還昏迷不醒啊?」此時,有人擔心的看了看林清影叫道。

葉鋒說「小影沒什麼事情。」話說着,在她的脖子上點戳了一下。

隨即,林清影咳嗽了兩聲,微微睜開了眼睛。

「我,我這是怎麼了?」

林清影環顧了一下周圍,有些吃驚的叫道。

「小影,剛才你被周航給打暈了,差點被劫走。幸虧是這位葉宗師,救了你。」

旁邊,有個人看着林清影忙說道。

「葉鋒?」

林清影這才回過神來,看到還躺在葉鋒懷中。

她慌忙推開了他,不自然的說:「葉鋒,剛才謝謝你了。」

林老爺子這時走了過來,看到林清影沒事,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經過這個事情,他對葉鋒卻非常的欣賞。

林老爺子走到葉鋒跟前,看了他幾眼,,笑着說:「葉宗師,如果不是你,小影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葉鋒只是笑了笑,忙說:「林老爺子,你客氣了。」

林老爺子想了一下,說:「葉宗師,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答應我。」

葉鋒也不知道林老爺子想說什麼,想也沒想,隨即說:「林老爺子,你有什麼儘管說。只要我能夠做到,一定儘力而為。」

林老爺子笑了一聲,轉頭看了一眼林清影,說:「我想讓小影拜你為師,請你為她做一些指點,不知意下如何。」

「什麼,爺爺,你讓我拜他為師?」林清影聽到這裏,倒是有些意外。

林老爺子臉色一沉,看了她一眼說:「小影,只要葉宗師肯教你,那也是你的榮幸。」

林清影嘟囔了一下嘴,有些不太情願的說:「我,我也沒說不學啊。」

表面上如此,但林清影心裏卻是非常開心的。

現在,她對於葉鋒的能力是非常佩服的。

倘若真能得到葉鋒的教授,那麼自己的修為一定會迅速增長的。

說不定,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達到國內一等一的頂尖水平了。

葉鋒卻皺了一下眉頭,他其實並沒打算要在這個世界教授徒弟。

尤其,還是林清影這樣的一個武者。

因為,身為修仙者,本身的修為,和林清影這樣的武者是不在一個階級的。

葉鋒覺得,自己也沒什麼能力去教授她。

他想了一下,看了看林老爺子說:「林老爺子,你能看得起我我很高興。只不過,我覺得我才疏學淺,恐怕教授不了小影,反而還會耽誤了她。」

林清影聽到這裏,倒是有些生氣了。

她臉色一沉,瞪了一眼葉鋒說:「葉鋒,你什麼意思?怎麼,你是看不起我嗎?」

「哼,別以為,沒有你,我就不能進行修鍊了。」

葉鋒有些哭笑不得,慌忙說:「小影,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什麼不是那意思,葉鋒,我看你就是嫌棄我。」

林清影這時更加的生氣了,氣狠狠的說:「葉鋒,我告訴你,沒有你,本姑娘也能學得好。」

葉鋒這時想說什麼,可是林清影轉身卻直接跑走了。

此時,周圍的氣氛倒是有些尷尬。

林老爺子更是顯得很窘迫,看了看葉鋒說:「葉宗師,你別介意啊。我這個孫女,她被我慣壞了。」

「回頭,我一定好好說說她。」

葉鋒淡然一笑,表示自己毫不在意。

他看了看林老爺子,說「林老爺子,時間不早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林老爺子見狀,連忙拉住了葉鋒的手,說:「葉宗師,你先別着急走。我這裏還有點事情,想拜託你。」

葉鋒應了一聲,看了看他說:「林老爺子,你說什麼事情?」

林老爺子看了一下那幾個將軍,元帥說:「你們不是,特戰學院沒有一個好的老師嗎,今天我就給你們介紹一個。」

話說着,他指了指葉鋒。

幾個人看向葉鋒,眼神里露出了幾分驚異。

「什麼,這個小子?」

「老首長不是開玩笑的吧,他這麼年輕,能教的了嗎?」

「就是,別又是一個花拳繡腿的吧。」

不少人紛紛對葉鋒充滿了質疑。

林老爺子倒是不以為然,看了看葉鋒說:「葉宗師,我們這裏有一個特戰學院,專門為國家培養特種部隊的成員。而且,我是打算以武者修鍊的方式來進行培養。」

「不過,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沒找到一個好老師。所以,我想聘請葉宗師為我們特戰學院的老師,還望葉宗師千萬不要推辭。」

林老爺子再次向葉鋒發出了邀請,而且,這次的姿態更加的虔誠,這也是讓眾人都不太明白。

他們對林老爺子是非常了解的,林老爺子貴為國家的元勛級人物,不僅擁有崇高的地位,同時,他也是國內屈指可數的頂尖的武者修鍊者。

當年,林老爺子親自參與,創辦了特戰學院,同時首創了以武者修鍊的方式來培養特戰學員。

在學院裏,林老爺子幾乎就是最高武者的象徵。

可是,這個叫葉鋒的傢伙,到底何許人也。

儘管他救了林老爺子和林清影,可是,也沒看出他到底多厲害。

但是,林老爺子卻對他異常的尊重,這可着實讓眾人都不太能理解。

話既然說到這裏了,葉鋒此時也不好推辭。

他想了一下,說:「林老爺子,當老師我不敢當。不過,我可以給你們做一些輔導。」

林老爺子點點頭,高興的說:「好,葉宗師,我這裏先替那些學員們謝謝你了。」

。 回到位置上。

陸蕁放下撐著下巴的手,眼裏的擔憂落下,興奮又激動。

他拚命壓抑着想要拔高聲音的欲|望,低聲說道,「阿許寶寶,你可算是回來了。」

阿許上個廁所怎麼要這麼久,他都要以為她是不是被什麼黑粉毒唯給纏上了。

「……」

坐在他們後面一排的男人聽見這句話,拿着報紙的手微不可察的攥緊了幾分。

他放下報紙,拿出一本書,用食指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垂下頭看書。

「嗯。」顏知許沒做多餘的解釋,只是點了點頭。

隨意的一掃,正好看到坐在後面的某個熟人。

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不急不緩的走到他的面前,「看的什麼書?」

傅時墨並沒抬頭,依舊看着手裏的書,聲音冷淡又帶着疏離,森森寒寒不易接近,「活體解剖。」

原本還如臨大敵的陸蕁聽到這話,眼角都在抽搐。

他原本還擔心這人會搭訕阿許呢。

不過阿許不是個喜歡隨便跟陌上人打招呼的性子啊。

傅時墨抬頭,清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人,把書放到一旁,「你要是感興趣,可以借給你看。」

顏知許彎下腰,撿起那本厚厚的書籍,拿在手裏翻了兩下,「那我就不客氣了。」

這本書保存的很好,紙張都沒一點點的皺褶。

要麼是不經常翻閱,要麼就是極愛書,善於保養。

他顯然是處於後者,因為這本書並沒有那種不經常翻閱的霉味,也沒新書的氣息。

「……」

她的身上帶着淡淡的清香,彎下腰時他清晰的聞到。

洗手間里的那一幕浮在腦海里,傅時墨的眸色瞬間微暗。

聽到這話的其他人:「……」

一個真敢說,一個真敢答應,這兩個人的愛好還真是奇奇怪怪的,讓人不寒而慄啊。

不過……這個女的光看身材就知道是個美女,這男的不太會搭訕啊,錯過如此絕世尤物。

陸蕁:「????」

阿許寶寶什麼時候喜歡看這種恐怖的書籍了?

他嚴重懷疑,阿許這是看上了這個狗男人的美色。

察覺到陸蕁的注視,傅時墨瞥了一眼他。

目光淡然如水,無任何悸動,霎時讓陸蕁羞愧難當。

這個人一看就很正人君子,他不應該對他懷有惡意的想法的。

傅時墨收回目光,「回座位上去,走動不安全。」

而且是還穿着這麼一雙細高跟鞋,如果遇到微小的氣流也會顛簸的。

這要是崴著了,那白嫩細膩的腳裸很快便會青紫一片。

他越是淡定,顏知許越是會生出逗弄他的想法,「我就當成你是在關心我了。」

面對她的話,傅時墨依舊淡然如斯,毫無所動。

她撇撇嘴,暗嘆他的毅力和自制力還真是出乎尋常又意料之中的強大。

除了他自己願意露出破綻,其他人想讓他破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合上書,轉身回到位置上坐好。

「呼……」

一直在觀察他們互動的空姐鬆了口氣,這兩個人之間的氣場也太強大了,她根本不敢上前插話。

。 方笑和羅空同時向春梧施了一禮,還未等他們起身,又是一人來到了眾人面前,對春梧說道:

「春梧,許久不見,你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啊。」。『

春梧苦笑道:

「王爺說笑了,在王爺面前,春梧怎麼敢說自己強呢。」。

被稱作王爺的人哈哈大笑,一把摟住春梧,然後看着羅空說道:

「這個小娃娃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手段好生高明,若是他們再打下去,我那徒弟還真不見得能穩勝呢。」。

眾人聽聞此話,又見幾人絲毫沒有反駁之意,頓時大驚失色。

羅空連忙行禮,對王爺說道:

「小子羅空,拜見王爺。」。

王爺看着羅空,面色突然一變,但他隨後又點了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