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瀾坐在這裡修鍊三年。

也準備了三年。

周圍已經被他布置了許多陣法,有警惕他人的陣法,也有為了對付天劫的陣法。

他的陣法都是隱藏式,哪怕有人來了,也不會被發現。

而且他布置了很多處,為的就是迷惑別人。

萬一被發現,也會把人引到其他地方。

這裡被設置成了最外圍陣法。

如果有人看透,那陣法造詣絕對不弱。

江瀾給自己準備了後路,來得及逃。

當然,對方要是弱,就不用在意。

強就第一時間逃離。

過來的時候,他的天行九步已經達到了極致。

仙或許都追不上他。

理論上如此,不過沒有必要,他不會跑去跟一個人仙競賽。

一旦失敗,代價極為慘重。

這三年算幸運,雖然有兩次來了人,但並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他也順利修鍊到至今。

而今天江瀾感覺自己的狀態已經提升到巔峰。

本沒有這麼快,但是到達西洲山脈,簽到了一個特殊靈藥,讓他修為提升了不少。

達到了圓滿巔峰,處於晉陞臨界點。

再繼續修鍊下去,就會引來天劫。

這時候的他,身上開始出現仙氣,這是即將晉陞成仙的標誌。

也是為什麼他要提前出來的原因。

仙氣比較特殊,而且外放,不成仙難以控制。

他不確定會不會被察覺,也不確定出現的時候,會不會有什麼異象。

所以出來提升到最巔峰,更安全些。

地下空間中,江瀾呼了口氣。

他把造化丹拿在手中。

現在萬事俱備,就差臨門一腳。

渡劫成仙。

「不知道成仙瓶頸會不會跟當初一樣化解,如果不是就需要我自己再找一次仙門。」

造化丹在其他境界,是可以化解瓶頸,但是仙不知道算不算瓶頸。

為了安全起見,他把最後一份悟道茶也準備著,如果不行,就再吃下悟道茶。

然後努力突破。

一念至此,江瀾將造化丹放入嘴中。

能否成仙就看這次結果。

在造化丹被江瀾吞下后,他瞬間來到到了虛空之中,這裡跟之前遇到的一樣,是尋找仙門的地方。

而在時候,他感覺造化丹出現了反應。

虛空出現了變化,彷彿在自行衍化,原先可看而不可觸的仙門開始靠近。

只是靠近之時門又突然消失,接著周圍出現了無數的門,這些門都在閃爍。

每一次閃爍都代表了一次阻礙。

江瀾終於明白當初為什麼無法靠近仙門,因為這些門只有一扇是真的,靠近才會更換。

但是怎麼找就需要看自己。

找到真的,或者找到契合度最高的,或許就是他的成仙大門。

江瀾明悟,而後一步走出。

最後所有的門都消失了,只剩下虛空深處一扇屹立不動的大門。

門綻放著金光。

江瀾知道,這才是他的成仙大門。

他邁動步伐,直接來到了大門前。

只要推開這扇大門,那麼迎接他的就是成仙天劫。

嘩啦!

江瀾伸出手,藉助造化丹的力量,推開了大門。

門開仙氣噴涌,光芒照耀。

這一刻他有種明悟,有種心念。

彷彿一下子明白了仙的境界。

成仙意味著生命變化,未來有了全新的可能,只要走的遠,便能長生久視。

如同行走在大地的人,突然來到了高空。

俯瞰大地,眺望天際。

明白了仙帶來的無儘可能。

仙凡有別,如同天塹。

邁過去便月躍龍門,邁不過去,黃土一抔。

感受著這一切,江瀾邁出步伐,邁出了這一直以來都想邁出的一步。

兩百多年前,他入仙門,修仙法。

心中最初目標便是成仙,有為了自保,也有為心中期望。

仙之一字讓人嚮往。

此時江瀾一步走進仙門。

今日,他成仙。 事實證明,米雪不愧是自己的學生。

眼光很好,和自己不謀而合,都選擇了四象六合刀法。

這門刀法,也算是路人級刀法。

說強不強,說弱不弱,和五虎斷門刀類似,不過不同的是,五虎斷門刀重在氣勢,強在狠辣,一招一式如同猛虎,擇人而噬,而四象六合刀法則是規整,很有規律,其中暗含八卦變化,讓一切有序進行,五虎斷門刀若是融合了此刀法,如同猛獸學會了戰陣,那威力自然會狂飆。

在靈鷲宮鑽研了一個多月的武功后,葉晨準備回村。

去掉來回趕路的時間,馬上就要開學了。

雖然現在學校里老師很多,沒有自己也行,可這麼多年下來,對於那一幫子小不點,心中還是很惦記的。

他已經習慣了校長老師的職業,不和那些小傢伙在一起,總感覺少了點什麼,可待的時間長了,又恨不得把他們都踹回家去。

「先生,你不是說要去少林看看掃地僧的嗎?」

見到葉晨要回村,張圓沒有挽留,她知道自己挽留也留不住。

「想了想,覺得有點遠,而且一個老和尚,也沒什麼可看的。」葉晨淡淡道,「佛法修的再深,終歸也是逃不脫時間的收割。」

「見與不見,沒多大意思,而且,我對佛家的東西不是太感興趣,所以,他佛法深厚與否也就那麼回事吧。」

「就知道先生會如此。」

聽到葉晨的話,張圓搖了搖頭,一臉的感嘆,「不過也好,如今世道太亂,若是村子里沒有先生,終歸是有些不太放心。」

雖然葉晨只是一個人,一個人再強也是有限度的,可在張圓等人心中,只要有葉晨在的地方她就很放心。

「好了,別送了,我回去了。」

擺了擺手,葉晨和王敏返回靠山村。

王敏,五年前接替米雪成為駐靠山村的猛虎門代表,來的時候就是他給葉晨帶路,否則從沒來過天山的葉晨還真有可能找不到地方。

回去的路上,不善言辭的王敏一路沉默。

直到一個茶攤歇息,看著遠處一個個流浪的乞丐以及流民,突然開口道,「先生,您覺得若是我們舉事,能夠成功嗎?」

瞥了一眼王敏,葉晨一邊喝著粗茶,一邊看著王朝末年的亂象,淡淡道,「你們的基礎很好。」

「雖然我沒有問,可我看得出來,天山周圍數百里都是為你們所控,數座大城,至少數十萬人,更遠處,似乎很多地方也被你們掌控了。」

「只是究竟能不能成事,我不知道,只能給你們一個建議,別太急。」

一個勢力發展到如此境地,又遇到如此局勢,若說沒有想法,恐怕也就只有傻子能信了。

只是這種事情可不是準備充分就能成功的,天時地利人和,沒人說得准。

「突然這麼問,你是有什麼想法?」葉晨問道。

搖了搖頭,王敏沉聲道,「我只是有點擔心,圓圓在做的事情,先生您也是知道的,有些事,做了恐怕就無法回頭了。」

「這和當年建立門派不一樣,當年建立門派,就算失敗了也無所謂,可現在若是失敗了,那…..如先生所說,天山方圓數百里,數十萬人都靠著我們活呢!」

「我的內心有點沉重。」

「還是和當年一樣,一聲不吭,什麼都綁在自己身上。」看著面一臉嚴肅的王敏,葉晨上去就是一脖溜子,「怎麼,你以為你是他們的衣食父母?他們沒了你們就活不了?」

「還是說,你覺得自己是上帝?」

看向葉晨,王敏一臉認真,「先生,我已經不是小孩兒了,您不要再用這種安慰小孩兒的話來安慰我了。」

「你特么….」

葉晨想動手打人,可想了想,終是收回了手掌,嘆了口氣道,「突然有點後悔,當年要是不教你們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就好了。」

「不過想想也挺好,有自己的世界,不管結局如何,這一生都是值得的!」

心情有些複雜矛盾,葉晨凝視著王敏,緩緩道,「既然你今天問我了,那我就和你說一句實在的,你們舉事能不能成功我不確定,不過我認為可行,不是因為覺得你們的野心可行,而是覺得你們若是能夠擋住異族侵略,可行!」

「如果我所料不差,用不了幾年,金國就會鐵蹄南下,到時候中原百姓必然水深火熱,到了那時候,我不覺得大宋有能力拯救他們,所以,若是你們可以做到,我會很欣慰。」

聽到葉晨的話,王敏微微一怔,隨即試探道,「先生的意思是很可能會形成當年五胡亂華的慘劇?」

對於金國,王敏一直都覺得和遼國、西夏沒什麼區別,最多也就是襲擾邊境,真要打進來,怎麼可能?

可現在聽著葉晨的話,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未來的事還沒發生,沒誰能夠百分百確定,不過….我覺得很有可能。」葉晨開口說道。

對於這一段歷史,葉晨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不過徽欽二帝的英雄事迹也算是家喻戶曉,高宗趙構被金兀朮追殺到了海上,更是歷史皇帝中獨一份的,他想不知道都做不到。

皇帝尚且如此,更何況百姓?

所以,對於張圓的想法,葉晨是支持的,既然大宋已經無法成為這片土地合格的主人,那換一個自然是應該的!

正如葉晨教給自己學生的,你可以不愛這個名為宋的國家,可這片土地,這裡的人,這裡的一切,不容踐踏!

不為那些虛的,就因為我們才是這裡的主人,是這裡天生的統治者!

「不用這麼緊張。」看著王敏突然緊繃起來的臉頰,葉晨笑道,「該說的我已經和圓圓說了,相信她心裡有數。」

「你這一次回靠山村,想來她也有所安排吧?」

「我….」

王敏剛要說話,卻被葉晨打斷了,「別和我說你們的這些機密,不想聽,對於我來說,身為一族之長,護住靠山村就可以了。」

「還有,你之前說現在不同於當年創立門派那陣,我想告訴你的是,沒什麼不同的!」

「就算你們失敗了,還有我!」

「只要有我在,天塌不了,沒事!」

不死不滅,真要發生了最壞的情況,葉晨不顧一切,誰人可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