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和武魂殿的這一波營銷從目前的角度上來看貌似還挺成功的。

不過嘛,有人吹鼓夏天靈的強大,當然就有人恨他恨的牙根痒痒。

看着他的大名和強悍無比的兩場戰鬥成為了天斗城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戴沐白又被刺激了一番。

他決定不看比賽了,要在這兩個多月之內繼續閉關,定要在決賽之前繼續有所突破!

……

當夏天靈又一次來到了比賽場地的時候,還沒等他前往選手準備區,就先被薩拉斯引著向貴賓接待室走去。

「殿下,您今天的比賽對手是象甲宗。」半路上,薩拉斯小聲道。

象甲宗。

這可是個熟悉的名字,夏天靈的腦海里頓時回憶起了屬於它的資料。

七大宗門排名第六,其創立的象甲學院也有五大元素學院之一,土之學院的名號。

如果說七寶琉璃宗是最強的輔助宗門,那麼象甲宗就是最強的防禦宗門。

象甲宗祖傳的鑽石猛獁也勉強算是一流武魂,單論防禦力來說還是很頂的。

在貴賓休息室中,夏天靈見到了象甲宗的宗主,八十七級的魂斗羅呼延震。

兩米五以上的個頭,往那一站就如同一座肉山。

如此壯漢在見到夏天靈之後轟的一聲便單膝跪在了地上,震得房間都是一顫。

「見過聖子殿下,還望聖子殿下在今天的比賽中手下留情,指點我那不成器的孫子一番。」

「呼延宗主快快請起,好說好說。」夏天靈一邊應付著一邊回憶關於他的資料。

他這麼一拜夏天靈才想起來,下四宗跟武魂殿可都是穿一條褲子的。

原著的末期,這傢伙也是因為狂舔武魂殿,硬是給自己舔出來了一身封號斗羅的修為。

可惜腦子不大好,還沒等發威就被唐三一三叉戟戳死了。

既然是自己人,那一會不妨指點他們一番好了。

這呼延震都不惜親自找自己來說好話,瞬間秒了他們難免寒了手下人的心。

來到中央擂台上,象甲學院的七名隊員在登上擂台的時候,整個擂台都在隨着他們的步伐而顫抖。

七名高大的黑衣壯漢,人均兩米以上,最高的一個甚至已經超過了兩米五。

以夏天靈一米八五的個頭往他們身前一站,都頗有幾分嬌小的感覺。

站在中央的,是一名身材格外彪悍的壯漢。

「象甲學院戰隊,隊長,呼延力,請多指教。」

呼延力瓮聲瓮氣的開口,並沒有按照往常的習慣報出自己的武魂和魂力等級。

這是他老爹早就已經提前交代好了的事。

對於討好上級這一塊,呼延震有着與他體型完全不符的細膩心思。

對此,場下觀眾頗有些微詞。

原以為能藉著呼延力的嘴在行禮的時候套出夏天靈的武魂。

結果誰成想,他根本沒提這個事。

見他如此,夏天靈同樣上前一步,「武魂學院戰隊,隊長,夏天靈,請多指教。」

「預選賽第三輪第一場,正式開始!」

七名象甲宗的弟子在同一時間甩開了自己的上衣。

原本就無比雄壯的身體在武魂附體的過程中再次膨脹,松垮的肥肉變成了無比誇張的肌肉。

一層暗黑色的角質層浮現在皮膚表面,閃爍著金屬的光澤。

七個人中,中間的三個人都是四十級魂宗,兩旁四人也都是最佳魂環配比的高階魂尊。

貴賓席上,這次古榕骨斗羅同樣跟隨寧風致來到了比賽現場,盯着場中的夏天靈嘖嘖稱奇。

呼延震向周圍幾人誇讚道:「阿力乃是我象甲宗年青一代最出色的弟子,也是我的長孫。不過如今遇到了聖子殿下,希望聖子殿下能好好殺一殺他的傲氣,讓他也能知道何為人外有人的道理。」璇風瓑浼氬啀璇.. 一個小時后,車隊駛近了市區,半個小時后,車隊在接近一個隧道口時,慢慢停下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劉浩所坐的汽車,他從車窗里探出頭,看著堵在隧道口那長長的車隊,皺著眉說道:「嚯,這麼多車,好像是堵著了,唉,看這架勢,沒有一個小時,我們可過不去啊。」

「是啊,這條隧道很少堵車的,今天這是怎麼了?」車上的另一個人也說道。

黃政民坐的車子在劉浩坐的汽車後面,他也從車窗里探出腦袋,有點焦慮地看著隧道口:「怎麼回事啊?看來我六點鐘到不了家了。」

「黃隊,回家晚了,怕是要被嫂子罰跪搓衣板吧。」開車的人咧著嘴,打趣道。

「胡說什麼呢?你嫂子不知道多心疼我呢。」黃政民沒好氣地白了那人一眼,然後又皺起了眉頭:「我是有點心疼我釣的魚,這回去晚了,還怎麼熬新鮮的魚湯喝呀。」

左鋒坐的汽車在黃政民坐的汽車的右後方,他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睡得香甜,車子停下來他也沒有察覺到。

就這樣,時間在一點一點的過去,除了左鋒,其他人的臉上都現出等待的焦慮。

突然,一聲悶響從隧道里發出,接著很多人和車輛從隧道里蜂擁而出,將原本擁堵的隧道口變得水泄不通。

黃政民聽到這聲悶響,急忙從車裡下來,手搭涼棚看著隧道口的方向。就在他觀望的時候,又是一聲悶響傳來。這次他看到隧道口發出了火光,還有濃煙冒了出來。

「是爆炸。」他敏銳地覺察出了異樣,沖著前面的車輛喊道:「小王,去看看發生了什麼?」

他這一聲高喊,將左鋒從睡夢中驚醒。他睜開睡意朦朧的眼睛看著周圍,鼻子中嗅到一股焦灼的味道。他的精神一振,拉開車門,也下了車。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他快步走到黃政民的身旁,問道。

「隧道里好像是發生了爆炸,我讓小王去看看。」黃政民目光看著隧道口,回道。

左鋒也手搭涼棚看向隧道口,在擁擠的人群中,他看到小王在向著隧道口艱難地前進,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人,正是劉浩。

「劉浩,走上面。」左鋒指了指車頂,大聲說道。

「啊?」劉浩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周圍的汽車:「這不太好吧。」

他話音剛落,隧道里又是一聲巨響。

左鋒二話不說,一個箭步躍起,直接踏上一輛汽車的車頂。

「誒,你幹嘛?下來,我才買的新車。」一個人不滿地大聲說道。

左鋒哪裡理會他的不滿,扭頭對黃政民說道:「黃隊,叫救援,我過去看看。」說完,踩著車頂,快步向前奔去。

「爸爸!爸爸!」左逸陽突然從車裡下來,伸手向著左鋒離去的方向大喊:「不要去,不要去,回來,回來。」他哭喊著追上去。

黃政民正在打電話叫救援,看到左逸陽從自己的身邊跑過去。他本想拉住他,可左逸陽矮小的身子,在車輛的縫隙中穿梭得很快。

「陽陽,回來。」楊萱在看到左逸陽下車的那一刻,也飛快下車,可他們兩人下車的方向不一樣,自己被前邊的車輛擋住。

「回來,不要去。」左逸陽在車下拚命地追喊。

左鋒停下在車頂的腳步,低頭看著他,焦急地說道:「陽陽,你回去。」

「不要去,你說過的,你不會丟下我的。」左逸陽仰著頭看著他,兩隻眼睛早已是淚汪汪。

「陽陽,不哭。」南錦紅出現在左逸陽的身後,一把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裡。

左鋒看到南錦紅抱住了左逸陽,焦急的心稍安。他對著南錦紅囑咐道:「帶陽陽回去,等救援過來。」說完,他繼續踩著車頂,向著隧道口奔去。

。 在奚淺做準備,自己加緊修鍊,提高自己的實力的時候。

戮仙門裡,聞人銀夙終於爆發了!

十多年沒有混沌之獸的下落,他們差不多把靈界都翻遍了。

還是沒有任何蛛絲馬跡!

聞人銀夙也懶得等了!

所以,他直接宣布了戮仙門出世!

戮仙門的實力,以前是因為他們躲在暗處,現在一出來,整體實力非常強悍。

直接一躍成為了靈界的第一大宗門!

總部在北域!

原本北域是散修聯盟的所在地,誰也沒想到,戮仙門的總部竟然在這裡。

戮仙門橫空出世,直接就把北域三分之二的地盤都據為己有!

散修聯盟被迫退居到邊緣的地方!

戮仙門佔據的地盤,包括聖欽他們所在的城池!

好在聖欽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知道情況不可逆后,他果斷帶著妻兒還有朋友和手下離開!

也沒多大的損失!

天大地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他們走了之後,這個城池火速被佔領。

散修聯盟這個勢力雖然人數眾多,但是它和其他的勢力不一樣!

散修的凝聚力不行,他們沒有太多的歸屬感。

也沒有儘力。

所以戮仙門只是露出爪牙,他們就已經輸了一半。

散修聯盟的退讓,讓整個靈界都為之側目。

而且,戮仙門的速度非常快,所有人都沒想到,他們竟然會突然出世。

在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北域已經淪陷。

已經基本成了戮仙門的領地!

與此同時,月神族,鳳華傾和明雲霄也徹底養好傷出關!

這一次的異世大陸之行,他們也不是全然沒有好處。

兩人的傷勢好了的時候,修為還突破了。

總之,是因禍得福的。

「雲霄,現在戮仙門十分猖狂,他們不僅宣布出世,還大肆對各宗門的弟子出手,手段很辣至極,我們不能坐視不管!」明之淵看著自己的兒子。

他只有兩個兒子,但另外一個……不提也罷!

現在面前的這個,是月神族的少主,如果不是雲霄自己不願意,現在月神族的族長,也已經是他了。

靈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會波及到月神族的人!

他們不能坐以待斃!

所以,必須拿出應該有的態度來!

「父親,我知道怎麼做,不過我們還要和另外的幾個勢力商量一下,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月神族能一力抗下來的。」明雲霄和鳳華傾對視一眼,嚴肅的說道。

戮仙門的真實實力,他們只能打探到一個表面!

不過淺淺曾經說過,戮仙門不可小覷,她也認真分析過戮仙門的實力。

淺淺的話不會假!

所以,戮仙門不是月神族可以抗衡的,必須要結盟。

「嗯,你們先去一趟鳳家,看看鳳家的打算,還有,讓人通知玄天宗,再有……就是天下樓和第一商會,至於其他的勢力,只要我們結盟,其他勢力也會坐不住的。」明之淵眉頭皺了起來。

不知為何,面對戮仙門的時候,他的心裡會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希望……

一切都是他多想了吧,不過修士的直覺,很少有出錯的。

特別是他這樣級別的修士。

明之淵眼裡的擔憂,被千山月看到了,她不動聲色的握了一下他的手。

給他無聲的安慰!

明雲霄和鳳華傾一同拱手,「是,父親母親,我們這就去做準備。」

「好,去吧,注意安全,對了,淺淺那裡,也給她提個醒,如果可以的話,讓她現在回來。」千山月嘆了口氣。

她現在最擔憂的,是淺淺!

淺淺一個人在崑崙派,那裡有納蘭纓那個不定時的炸彈,加上戮仙門的虎視眈眈,十分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