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煜的悶哼聲在抖動的牆壁中顯得十分弱小,這房間突然就開始縮小。

他眼尖地注意到房間的角落上的紅點,看來是在監視他,裴煜的眼神銳利,彷彿在通過鏡頭狠狠地瞪著屏幕那頭的人。

冷燃的趣味心起,細品了杯中的茶水,心中並沒有想殺他的意思,但這小子要吃多少的苦,就看看鹿喬兒何時能夠找到他了。

「可惡……」

鹿喬兒咬牙切齒,她撞入多個房間,皆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心中焦急,時間緊迫,不知道何時才能找到裴煜。

。 「我去!」

摸不透龍堯的心思,可雷凌又忍不住好奇。

思來想去,還未考慮清楚的雷凌,突然開口答應跟龍堯如天族。

「哦?」

「你可不要敷衍我?」

「我說的每一句,都是認真的?」

看雷凌突然改口,同意跟自己去天族,龍堯神色古怪,懷疑雷凌只是嘴上同意,為了哄騙自己開心。

「不、不……。」

「你龍堯敢帶我去天族,就證明你在天族很有地位。」

「至於你到底是什麼身份,我也很好奇。」

「你敢說帶我去,就一定可以隨便出入天族,正好我對天族這很好奇,索性就賭一回,相信你一次。」

雷凌搖頭。

他這個人,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龍堯都不怕,他怕個屁?

「你膽子不小。」

「但你不怕我真的把你交給旁系?」

龍堯詫異的看著對面雷凌,到有意試探雷凌會不會後悔答應自己。

「無所謂了。」

「想太多,反而適得其反。」

雷凌搖頭,龍堯越是給自己後悔葯,他越覺得龍堯不簡單。

「呵呵。」

「你很有個性。」

「等吃完這頓飯,我們立刻啟程。」

龍堯抿嘴笑了,看雷凌沒有反悔,自己內心有點小激動。

叮鈴……。

說完,龍堯直接撥動桌子上的叫餐鈴。

……

江都城,秦園府狼煙四起,天族旁系族人,仍在瘋狂攻打秦鳶的防護大陣。

「族長,秦園府的防護大陣太堅固,已經達到了尊境以上防護。」

黃炎,老臉陰沉,經過他的帶領下,秦園府的防護大陣固若金湯,讓他們已經束手無策。

「哼!」

「所有人都給我讓開!」

黃昆冷哼一聲,大手一揮,只見上空族人快速退開。

黃昆縱身一躍,體內迸發強大的氣息,全身散發黃色的玄黃母氣,品階已經達到七級。

「不好!」

身在秦園府中的秦冥,看到上空黃昆出手,直接就動用了天族玄黃母氣,他神色大變。

轟!

隨著秦冥大叫一聲,上空黃昆猛然一掌落下,震的防護大陣力量不穩。

「父親,這可如何是好?」

「黃昆可是尊境強者,加上他又玄黃母氣,防護大陣恐怕支撐不了幾次攻擊了?」

秦鳶神情緊張,看到上空黃昆一人,便撼動防護大陣,他心中恐慌不安。

秦冥面容凝重,他又何嘗不知道,防護大陣已經擋不住黃昆攻擊?

在秦冥與秦鳶二人的注視下,上空黃昆再次出手,一掌遮天蔽日,從天而降。

嘭!

防護大陣瞬間被黃昆一掌擊穿,恐怖的一掌直奔秦鳶與秦冥父子兩人而去。

「不好!」

秦冥大驚失色,迅速跨步上前,將自己兒子秦鳶推開,自己一掌擎天與黃昆一掌相對。

轟!

一聲巨響,震耳欲聾。

噗!

秦冥口噴血霧,直接雙膝跪地,面如死灰,右手鮮血淋淋。

「父親!」

秦鳶雙目血紅,看到自己父親秦冥跪地吐血,他如發了瘋想要靠近,不慎從輪椅上摔倒在地。

「秦園府也不過如此!」

上空黃昆,看到秦家父子不堪一擊,他面露冷笑,突然抬手一揮。

「殺……!」

族老黃炎,帶領族人嘯殺一聲,瘋狂沖入秦鳶府。

在此時,秦園府護秦衛憑空出現,為了捍衛秦園府,護秦衛瘋狂而出,與天族的人瘋狂廝殺在一起。

嗖!

黃炎一路橫推,勢不可擋直奔秦鳶而去,一掌就要擊斃秦鳶。

吼!

可就在此時,突然一聲猛獸般咆哮聲傳來,只見一道血光閃過,狠狠撞擊在黃炎胸口。

「啊……!」

黃炎措手不及,口吐鮮血飛出之時,胸口血肉模糊,鮮血淋淋。

「怎麼回事?」

上空觀戰的黃昆,突然看到下方族老黃炎慘叫飛出,他瞳孔睜大,尚未看清之時,一道血光直奔自己而來。

「什麼?!」

黃昆神色大變,驀然抬手阻擋血光靠近。

噗通!

黃昆居然被血光震的倒退開來。

隨後血光消失,一隻三頭血窮奇憑空出現。

它身軀龐大無比,三隻頭個個猙獰的兇狠可怕。它那六隻比銅陵還大的雙目,赤紅宛若火焰。張開嘴露出鋒利的獠牙,全身赤紅,背後還有一雙遮天蔽日的血翼!

「上古凶獸,血翼窮奇?!」

黃昆神色大變,看到這麼一頭遠古凶獸窮奇,他才想到,秦園府的人擁有窮奇血脈,可以隨意喚出遠古四大凶獸窮奇。

就在黃昆,注視對面龐然大物一般的血翼窮奇時,一道身影悄無聲息出現在他近前。

「給我去死!」

黃昆的注意力,完全被血翼窮奇所吸引時,突然有人背後一拳重重擊在他的後背上。

「啊……噗!」黃昆始料未及,口吐鮮血向前飛出數米。

黃昆惱怒,轉身看向身後,只見偷襲自己的人,竟然是一個看似只有二十齣頭的年輕男子。

他是誰?

他竟然是秦寶!

在秦園府,他秦寶是唯一喚醒血窮奇的人。

如今的秦寶,修為可謂是與日俱增,一躍千里。

他已經踏入了天境三期頂峰!

加上有窮奇力量,他的戰力已經不弱於尊境強者。

「小子,你敢偷襲我?」

「報上你的名來?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黃昆面色冰冷,抬手擦掉嘴角血跡,怒視對面秦寶說道。

「偷襲你?」

「我還想要了你的狗命呢!」

面對黃昆的怒視,秦寶雙目赤紅,全身魔氣圍繞,表情猙獰的怒吼。

嗖!

秦寶已經進入瘋狂狀態,有人要殺他的爺爺,毀他秦園府,他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找死!」秦寶襲來,黃昆勃然大怒。

可為等黃昆出手,突然他神情一怔,「哇……噗!」

黃昆居然吐血,讓他忘記了出手抵擋襲來的秦寶。

秦寶可沒有客氣,徒手如刃,噗嗤一聲貫穿黃昆的胸膛。

「啊……!」黃昆頓時仰天慘叫,胸膛鮮血淋淋,讓他痛不欲生。

「族長!」

下方黃炎等天族人,聽到上空黃昆慘叫,各自神情大變抬頭仰望。

當他們看到黃昆胸膛,被秦寶擊穿后,各自大驚失色,各自急忙飛身沖向上空。

「血翼,給我滅了他們!」

秦寶瞪大血目,俯視下方襲來的一群天族人,他厲聲吩咐。

嗖!

只見血窮奇,利用它驚人的速度。瘋狂進行獵殺。

「啊……!」

隨著天族強者,接連遇害,嚇的黃炎等人四處逃竄,沒人敢與血翼窮奇正面交鋒。

「殺!」

秦寶一人力纜狂瀾之時,下方護秦衛一聲呼喝,各自全身散發著魔氣,瘋狂進行反擊。

「撤!」

受傷的黃昆,看到族人被血翼窮奇追殺四處逃竄,他意識到自己低估了那個年輕人秦寶。

為了不讓族人繼續被害,他不得不開口下令逃離秦園府。

在黃昆的帶領下,旁系族人丟兵棄甲,狼狽不堪而逃。

「想跑!」

秦寶見到天族的人再逃,他抬手一揮,血翼窮奇與他通行,一人一獸,穿梭天空之上,窮追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