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保密工作做的可以哦,完全不知道那個明星參加了。

我的媽媽呀,我的心臟不好,千萬不要有我哥哥參加啊!

頂流男明星,話題小仙女,陽光女神,帥氣男神,不管哪一個詞,都能帶入進我的愛豆和女神啊,不要啊……

我已經開始哭泣。

這個綜藝不簡單啊,沒一個藝人進行轉發宣傳,賬號也沒有關注任何一個藝人,話題討論度卻第一,牛啊!

這節目流程有看點啊,所有男女明星在見面前,都不知道有什麼人參加,真的還是假的,要是真的,這可太有看點了我的媽呀。

我想看,快錄製快播出,看男女明星追人,太有看點了吧。

哇哦就是,才反應過來,不是看他們戀愛,是看他們怎麼追到喜歡的人啊!!!

天啊,這節目絕對火啊!!!

而且不是提前錄製,而是錄製一期,第二天馬上剪輯就播,觀眾同步吃瓜。

瘋了瘋了,我絞盡腦汁都猜不到有誰參加了這個節目。

我不是猜不到,我是不敢猜啊!暴風哭泣,又想看,又不想看,我不想失戀啊! 慕容清塵和唐蘭那個魔族妖女,直到現在還糾纏不清。

唐蘭徹底入魔了,她原本只是得到了天魔的傳承,並未完全融入魔族。

可偏偏她對魔君魅寒的死,一直耿耿於懷,這才有了心魔,入了魔道。

而慕容清塵他可是要飛升的,如何能在和魔女糾纏不清?

他心裏清楚他該了斷了唐蘭,她是他的劫。

可是,偏偏他卻愛上了她,他下不了手。

於是,兩人就這麼彼此折磨著。

直到有一次,唐蘭提及魔君不惜自降身份,消耗修為,給她做爐鼎的事,被沈卿風聽到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回想起,自己莫名高深的修為,就像是服了什麼大補的丹藥……

沈卿風下界去尋鬼族求證,鬼族是否可以為爐鼎……

可惜人界的鬼族過於弱小,他們也無從得知。

反而是從一個魔族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鬼可為爐鼎,可是卻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沈卿風追問,到底是什麼代價?

「神魂俱滅。」

他始終不肯相信,不會的,師姐一定只是躲起來了,她絕對沒有成為爐鼎。

可是,有些事的真相往往就是那麼殘酷。

沈卿風好不容易到達了渡劫期,他以自身血肉,發動了九九八十一次招魂。

結果一次又一次的讓他失望。

他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她真的已經不在了……

天上人間,他再也找不到她了。

是他害死她的,親手殺了她。

他就因為一隻眼睛!

親手將她逼進了死路……

她同他歡好之時,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一切?

她步步算計,以身為鼎,還清了他們之間的一切。

師姐,真是好算計啊……

她總是說,她欠他的會還給他。

她是還了……

代價卻是魂飛魄散!

……

崑崙墟千百年前,曾出現那麼一位大能,他步入渡劫期,一步封神,可是他卻不知為何自爆了。

他的自爆,導致崑崙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甚至差點毀了崑崙墟修仙的根基。

世人皆說,他是因為有了心魔。

可是,什麼樣的心魔,會讓那位大能放棄為神,去選擇自爆呢?

師尊說,是因執念。

……

宿主:凌冉

任務等級:C

女配心愿完成度評分:A+

支線任務評分:D

任務總評分:B

功德:600

(500+100任務獎勵)

【很遺憾宿主,由於您未達成支線任務:相濡以沫。所以這次的支線任務又沒有合格……】

凌冉:哦。

【系統:!!!宿主你怎麼如此淡定?你變了,要是換作以前,你恨不得投訴……】

凌冉:我沒變,只不過是接受事實罷了,支線任務不合格,我又不是第一次了……

【系統:……】宿主似乎變得越來越不求上進……

【宿主,你就不想知道你離開上一個位面后的劇情發展嗎?】系統在線八卦。

凌冉:不想知道,沒興趣。

【宿主,你放心這次反派沒有黑化呦……】

凌冉:他黑不黑化與我無關。

【好無情,不愧是宿主……】。 「求我?」那個老婆婆一臉的驚訝,「我一個老婆子,能有什麼值得你求?」

楊澤看了一眼諸葛暮雪,那諸葛暮雪立刻明白了楊澤的意思。

「婆婆,這位楊醫生的妻子被人下了蠱,生命危機,還請你幫幫他。」

聽完諸葛暮雪說的話,那個老婆婆臉立馬沉了下來,「我無能為力。」

「怎麼可能,婆婆,您可是蠱師。」諸葛暮雪對那個老婆婆拒絕了楊澤表示十分驚訝。

「你個小屁孩懂什麼,是不是諸葛明告訴你的?」那個老婆婆一臉的生氣。

「大師。」楊澤跪了下來,「我妻子危在旦夕,諸葛老先生告訴我,只有您可以救她,我求求你,幫幫我。」

「我都說了我無能為力。」那個老婆婆生氣道,「諸葛暮雪,你要是來看我呢,我歡迎,但是你們另有他求,還請走吧。」

面對著這個老婆婆的態度,諸葛暮雪也是很不解,明明自己就是可以救蕭媛,但非要拒絕。這不明擺著和電視劇和一樣嗎?需要什麼來感化她,還是要找到什麼東西,她才肯幫忙。

「大師……」

「好了,不必說了,你們請回吧!」那個老婆婆語氣凌厲。

「哼,婆婆你怎麼這樣?我不跟你玩了。」

說完,諸葛暮雪一撅屁股,生氣的離開了這間屋子。

「怎麼?你還不走?」那個老婆婆兇狠地看著杵在自己旁邊楊澤。

都下逐客令了,楊澤也不好留著,他也灰溜溜的離開了這老婆婆的屋子。

待二人走後,那老婆婆迅速將門關上了。

在門外的諸葛暮雪氣得直跺腳,「真是的,人真的是越老越難纏,一個個比牛還倔。」

「好啦,諸葛姑娘,也許……也許她老人家是不是有什麼苦衷呢!」楊澤低著頭,心情很低落。

「不救人就算有天大苦衷,那也不叫苦衷,你怎麼還替她說話呢!」

「我……」楊澤一時語塞。

諸葛暮雪看著楊澤這失落的心情,將火氣暫且收了起來,「唉!我們先回到車裡再說吧。」

二人垂頭喪氣的走回了村委會的天井裡,坐到了車上。

眼下這唯一的希望都斷了,楊澤一臉的難過,難道,蕭媛真的沒有救了嗎?

「楊醫生,我們該怎麼辦?」諸葛暮雪問楊澤。

楊澤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唉!真是搞不懂,你說,救人是一件好事,怎麼會不願意幫忙呢!」

諸葛暮雪也是搞不懂這個老婆婆為什麼不願意幫助楊澤。

這時,諸葛暮雪的手機響起。

是諸葛明打來了。

「喂,爺爺。」

「小雪,你們找到蠱師了嗎?」諸葛明在電話里問道。

「唉!」諸葛暮雪嘆了一口氣,「找到了,可是她不願意幫助楊醫生。」

「嗯?竟有這種事情?」諸葛明在電話里的語氣也是很驚訝。

「我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這邊也已經忙完了,那投標事情,還要再等幾天才開始,你們等著,我坐動車過來,下午就可以到達你們身邊。我親自去問問,她為什麼不幫忙。」

「那好吧,等你到了,我們去火車站接你。」

說完,諸葛暮雪掛斷了電話。

「爺爺說他坐動車過來找我們。」諸葛暮雪收起了電話,對楊澤說道。

「嗯?諸葛老先生要過來?不是萬鵬實業公司找他嗎?」

「那個事情還有幾天的時候才正式開始,先解決我們這邊的吧,這邊要緊。」

「諸葛姑娘,真是多謝你們了,要是真的能讓那個老婆婆救蕭媛一命,楊澤當牛做馬都願意。」

聽見諸葛明要來,楊澤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楊醫生,你真是個好男人。」諸葛暮雪突然這麼說。

「嗯?」

「你這麼愛你的妻子,你和蕭媛姐姐一定過得很幸福吧?」

楊澤笑笑,並沒有回答諸葛暮雪。

幸福嗎?楊澤在心中問自己。陸言喻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這個盛予宴怎麼這麼會……見縫插針。

「他們辦事不利這才沒有保護好你,我回去一定要罰他們。」

盛卿卿見兩人又要吵起來了,只覺得無語,陸言喻怎麼跟小孩子都想吵架。

……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三十八章放開弟弟 「班長,難道我們要一直在這裡互相大眼瞪小眼嗎?」

聽到季柚提的這個問題,程皓月眉心微蹙。

他沒吭聲,旁邊的那位女生何玉道:「這是駐地,不在這裡等上級吩咐,要去哪裡?」

劉嘉、王鑫沒開口,但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因為季柚身高與體重,還有她對上班長程皓月那諂媚的態度,讓何玉三個人瞧著,他們對季柚的態度,也莫名就帶上了一股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