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連四級壓力都能輕鬆承受?

對方難道不是雜役弟子嗎!

周奎已經明顯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但此刻比試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他也不可能退縮。

只能咬着牙關,繼續堅持下去!

「可惡,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四級壓力,對於周奎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他的修為不過是練氣八層。

然而秦風可是築基八重的實力,如果不是為了周奎那三千貢獻點,他根本懶得在這裏坐着!

對於秦風來說,四級壓力的修鍊,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他的肉身現在已經足夠強大,至少達到六級壓力之後,才能產生磨練的效果。

可惜,周奎還不知道秦風的恐怖,自以為堅持下去,就能贏得最後的勝利!

時間再次流逝,很快就過去了一個時辰。

可以看到,周奎的身體,明顯的因為疲憊,而變得佝僂了起來。

甚至就連落輕歌,都在長時間和壓力抗衡的情況下,感覺到了一絲燥熱,雪白精緻的面龐上,浮現出細密的汗珠。

然而秦風卻坐在原地,沒有絲毫異樣!

他身上甚至連一點汗水都沒有。

這完全違背常理!

落輕歌的表情,也是漸漸變得古怪起來。

事到如今,她哪裏還看不出來,這個秦風的真正實力,只怕早就遠遠超過雜役,甚至外門弟子!

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程度!

沒想到,這一屆的雜役弟子裏面,居然會出現這樣一個妖孽!

周奎輸定了!

許久之後,周奎的身軀終於堅持不住。

他臉色變得難看無比,死死咬着牙,似乎還想堅持下去。

但身體卻是不受控制的一陣抽搐,最後倒在地上!

口中更是吐出一口鮮血,顯然因為這次比試,而受到了內傷。

秦風則是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道:「總算結束了,真是無聊!」

「落長老,現在應該是我贏了吧!」

說完笑眯眯的朝着落輕歌問道。

落輕歌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旋即目光轉向周奎,「你輸了!」

周奎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眼神里一片絕望。

自己堂堂外門弟子,輸給一個雜役,傳出去以後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他甚至已經想像到,以後肯定會有無數弟子,在背地裏嗤笑自己!

眼看着分出勝負,落輕歌停下了重力,而周奎也是終於輕鬆下來。

隨後,在落輕歌宣判下,不得已交出了三千貢獻點!

而秦風則是一臉興奮的和落輕歌走出了密室。

來到外面,落輕歌神情複雜道:「恭喜你贏了!」

秦風只是笑笑,朝着落輕歌道:「借落長老令牌一用!」

落輕歌眨了眨眼,儘管心中疑惑,但還是拿出了自己的令牌。

「你想要做什麼?」

甚至她自己心裏都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聽秦風的話。

對方說讓拿出令牌,她馬上就乖乖拿出來了!

要換做其他弟子,絕對不會有好臉色,甚至好會訓斥一頓!

秦風沒說話,而是直接用行動回應。

他拿出來自己的令牌,將之前從周奎那裏得到的三千貢獻點,分出了一半給落輕歌。

落輕歌收回自己的令牌后,就發現裏面多了一千五百貢獻點。

頓時好看的柳眉微微揚起,絕美的面龐上,也是露出來一副錯愕之色。

「秦風,你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沒有落長老幫忙,我即便能贏周奎,也沒這麼輕鬆能拿到三千貢獻點!」

秦風笑着說道:「這是給落長老的報酬!」

報酬?

落輕歌覺得好笑,自己堂堂長老,居然要收一個弟子的報酬,這算什麼事?

她咬了咬牙,道:「我不缺這點貢獻點,你現在修鍊,一定需要很多貢獻點,拿回去吧!」

「我送出去的東西,哪裏還有收回來的道理!」

秦風聳了聳肩,「貢獻點的事,我自己會想辦法的,這次多謝落長老了!」

說完便轉過身,揚長而去,根本不給落輕歌開口的機會。

看着秦風遠去的背影,落輕歌的表情變得越發複雜起來!

她可是很清楚,一千五百貢獻點,對於一個雜役弟子來說,有多麼重要!

可是秦風二話不說,就這麼直接拿出來給自己!

這個弟子的氣度,是她見過的所有人之中,最好的!

甚至比一些長老都有風度!

落輕歌美目閃爍,對於秦風這裏,情緒變得複雜起來。

結束比試后,秦風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盤膝坐在床上,臉上露出沉思之色。

雖然得到了一千五百貢獻點,但秦風並不滿足。

因為還有林允兒!

接下來的修鍊,兩個人都需要耗費巨大的貢獻點,這一千五百點,只能解燃眉之急。

而且隨着修為提升,以後需要的貢獻點只會越來越多。

他也不可能每次,都靠和其他弟子比試,來贏得貢獻點,這辦法根本不切實際!

看來,還是得去完成宗門任務,用這樣的方式來獲得大量貢獻點才行!

想到這裏,秦風心中立即有了決定!

。在黑森山脈的空氣之中,最不缺的就是水分,下一秒漫天的冰錐棱刺盤旋,環繞在他的身邊,彷彿晶瑩的、看起來無比炫亮的點點霞光。

宋梵眉頭頓時緊鎖,哪怕他與唐北冥相隔較遠,但是他依舊能明顯的感受到那冰錐棱刺的恐怖!

雖然說他這水元素的招數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成全他的雷電,對他自己有……

《蓋世殺神》第683章真是看得起我! 蔣歡根本不在意丁飛宇的表情,揮揮手離開了。

丁飛宇只好走到另一邊,坐車回了店。

此時,店裏坐了好些個客人,吳雲一個人又是要收錢,又要炒菜,忙得連歇息的機會都沒有。

更有的客人似乎等了很久,都有點不耐煩地說道:「老闆,我都在這裏坐了十五分鐘,還要多久才能上菜?」

吳雲一臉黑,根本沒去理會這不耐煩的客人。

氣得那客人都快要敲桌子罵人了。

丁飛宇趕緊走過去,笑道:「您點的是什麼菜?我們現在就去安排。」

「你也是這個店的?」那客人也不等丁飛宇回答,敲著桌上的小本子繼續說道:「我們早就寫好了我們要的菜,可都等這麼久了,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水都沒一口,你們怎麼做生意的?」

吳雲也瞧見丁飛宇回來,更加生氣了,頭也不回,直接往廚房走去。

丁飛宇只好從旁邊拿來裝茶水的大杯,說道:「你們先等等,馬上就好。」

客人仍然不滿,可見丁飛宇笑得這麼熱情,倒也不怎麼計較了。

丁飛宇往廚房走去。

吳雲雖有怨氣,可也手腳不停地在炒著菜。

丁飛宇說道:「不好意思,回來得有點晚。」

吳雲拿着鍋鏟用力地敲了一下鍋,問道:「跟你一起去的那個人呢?」

「他有事先走了。」丁飛宇說道。

吳雲冷哼一聲,說道:「這種人言而無信,你還跟他交朋友。說他是垃圾不過份!」

丁飛宇不好反駁他,只是說道:「你也別說他了,我就幫他這麼一次,以後都不相往來的。你也別生氣了,現在看着來吃飯的人也不少。好好做,別想着走了。」

吳雲怒氣就像這火一樣,似乎都要把空氣點着了。

可卻沒見任何話語從他嘴裏吐出來。

丁飛宇也不催他,只是說道:「我去外面招呼下那些客人,你炒好了叫我。」

吳雲還是沒說話。

丁飛宇嘆了一口氣,往外走。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一點,看看已很少客人來吃飯了。

兩人才歇了下來。

細細算了一遍賬本,今天的營業額突破了一千。

還是非常不錯的。

丁飛宇說道:「這幾天辛苦你了,不過也希望你能理解我,我家裏爸媽都病了,抽不開身來。」

吳雲似乎怒氣也消減了不少,問道:「我看到你發的短訊了,怎樣?湊夠錢了嗎?」

「湊夠了。」

丁飛宇都有點驚訝了。

他想不到吳雲竟然會主動問起他父母的情況。

吳雲靜靜地點了點頭。

丁飛宇說道:「行了,現在已經十一點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回去吧。剩下的衛生,我來打掃就行。」

吳雲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哪裏還有車回去?我們住的那地方離這裏這麼遠,走回去,估計天都亮了。」

丁飛宇想了一下,倒也認可吳雲的說法。

他說道:「不回去就不回去,這裏有風扇,有空調,在這裏睡也行。只是你帶衣服過來了沒?」

吳雲搖頭說道:「沒,大不了不換衣服,等明天睡醒,我再回去拿。順便,把那邊的房子也退了。」

「行,我明天也回去退房。」丁飛宇說道。

兩人把凳子倒放在桌上,拿來拖把,拖地。拖完地后,把凳子拼湊在一起,當做睡覺的地方。

一夜無事。

第二天一早,丁飛宇就去買菜。

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個蔣歡又來了。

而且,還帶了一個人過來。

那人年紀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個子不高,兩隻圓溜溜的眼睛不斷地往四周張望。

不知為何,丁飛宇見到這人,感覺渾身都不自在。